阿甘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我奪舍了魔皇 » 正文
| 繁體版

579.人呢?

溫馨提醒:“注冊會員”無彈窗廣告,同時建議您收藏,以便能夠輕松訪問!


  無形的聲浪,在寰宇四方擴散震動。

  古神教總壇上方,原本空無一物的天地間,忽然涌現一道道暗金色的光流。

  這些光流共同組成一尊又一尊上古神魔的影像。

  以盤古、伏羲、女媧三大神為首,眾多神魔立在一起,仿佛重現上古洪荒時代。

  凝重如實質,卻又無形的聲浪,在天地間不停波蕩,迫使古神教總壇護山大陣應激而發加以抵擋。

  半空里的蠻荒族王對那一重重上古神魔光影視若不見,平靜俯瞰下方古神教總壇。

  “江懿,我給足了你時間,你現在莫非不敢迎戰嗎?”

  古神教總壇中,杜期明嘆息一聲:“再去人請教主出關。”

  余者盡皆神情凝重,練步一、洪彪、湯乙明齊齊應了一聲,然后前往江懿閉關之地。

  杜期明則開口揚聲說道:“霸王造訪,有失遠迎。”

  “杜期明嗎?”族王立在半空中:“江懿何在?”

  杜長老深吸一口氣:“實不相瞞,本教教主閉關途中,忽轉為閉死關,眼下無法出來與霸王相見。”

  族王哂然一笑:“騙誰呢?”

  古神教總壇中,彭峰站在杜期明身旁,這時也說道:“讓霸王見笑了,接到霸王的戰書,我等立即請教主出關,也是到那時,方才知曉此事。”

  族王聞言,語氣不咸不淡的開口:“姑且信你們所言,那也無妨,閉死關,同樣可以出關,還是那句話,讓江懿出來見我。”

  杜期明與彭峰二人神情都極為凝重。

  “霸王光明磊落,豪情蓋天,我等素來佩服。”杜長老徐徐說道:“本教教主也曾提及,希望有朝一日,能與霸王公平較量一番,今朝他閉死關,不日便將出關,還望霸王成全。”

  半空中高大的男子“呵”的一聲輕笑。

  “杜期明,你莫不是以為區區幾句話就能拿住我?平日里我等等倒也無妨,然而你們要保安穩,卻來我大荒殺人?”

  杜長老、彭長老二人都心中一沉。

  “霸王”臥龍沙嗜武且高傲不假,卻也兇狠霸道。

  無冤無仇的情況下,他確實有可能等對手閉死關出來,領教高下。

  但現在,這一方魔道霸主不在古神教搞一場大屠殺,古神教上下就已經要謝天謝地。

  “我尋人交手,是個人只要宣稱閉死關,我就要無功而返?”族王淡然道:“還是那句話,江懿既在,我不跟你們武圣一般見識,你們請不了他出關,那我親自動手便是。”

  說著,他抬起一只手,五指合攏握拳。

  以拳代槍,拳頭便如槍鋒,無堅不摧,霸絕天下。

  只一槍之間,萬里天地就仿佛被全部貫穿。

  “他破死關而出,便是他今番要付出的代價,若因此重傷,我可容他傷愈之后再戰。”

  族王語氣輕描淡寫,但隨手一槍,暴烈霸道無比。

  古神教守衛總壇的護山大陣,頓時一陣激蕩。

  重重暗金色光輝,在恐怖的槍鋒下泯滅。

  整個大陣,仿佛水波一樣不停震顫,眾多上古神魔光影,搖搖晃晃,仿佛要破碎一般。

  杜期明與彭峰,都深感無奈。

  但當此情形,他們也沒有畏懼,當即出手。

  “霸王咄咄逼人,我等也唯有得罪了。”

  杜期明言辭一直客氣,但既然說不退族王,他當即便全力出手。

  另外一位大長老彭峰,更是沉默,身上驟然多出一副鎧甲。

  烏黑如墨的鎧甲,像是流動的浪潮一般席卷覆蓋他全身,從頭到腳,全部包圍。

  狂暴澎湃的力量,從中傳出,仿佛亙古大魔降臨人間。

  其手里更多出一柄奇形怪狀的武器,刃如短刀,卻帶鋸齒。

  這兵器一劃,空氣里響起一陣尖銳刺耳的聲音。

  正是古神教兩大至寶,罪魔鎧和罰神鋒。

  當初鄭池之亂時,江懿將兩大至寶分別賜下,其后并未收回。

  在此關鍵時刻,古神教內雖有派系之爭,但仍團結起來,兩大至寶全部加于一人身上。

  彭峰、杜期明兩位第十八境的大長老修為實力相若,但彭峰更擅長正面攻堅。

  于是罪魔鎧和罰神鋒此刻都到了他手里,杜期明則在一旁輔助。

  兩位巔峰武圣,一起支撐起古神教總壇的護山大陣,迎戰來犯的族王。

  有他們支撐,護山大陣頓時穩固許多。

  古神教武道傳承,素來霸道凌厲,是以就連護山大陣也攻防一體。

  隨著彭峰手里罰神鋒一指,大陣呈現的眾多上古神魔光影,也齊齊咆哮出手。

  道道暗金光輝,仿佛逆天浪潮一樣沖起,形成滾滾大潮,猶如上古洪荒重臨人世,席卷紅塵。

  族王神色,泰然自若,只是隨手出拳。

  一拳落下,猶如神槍,便將大潮刺穿!

  彭峰與杜期明只能咬牙苦撐。

  但對手狂暴的力量,不停泯滅大陣光輝。

  大陣剛剛起勢,就被面前這個可怕的對手重新壓下來。

  彭峰首當其沖,感受格外明顯。

  族王出手霸道的同時,更極為凌厲狠辣。

  那恐怖的槍鋒,在壓制大陣的同時,竟似乎隱約透過大陣,直接施加在他這個主持人的身上。

  大陣,并不能完全阻擋對手的鋒芒。

  那洞天貫地的力量意境,仿佛直接搗在彭峰心臟處,讓他心臟一陣陣麻痹。

  如果不是罪魔鎧護體,他恐怕會被蠻荒族王直接隔著大陣硬生生震死!

  杜期明感受沒有彭峰那么直觀,但他大致有預料。

  論守山陣法,先天宮在各大圣地中,名列前茅,堪與三大皇朝引聚眾生龍氣加持的皇都媲美。

  但即便如此,有山靜、游浩那般十強武圣層次的高手主持,也只能勉強抵擋巨頭一時。

  眼下彭峰有兩大至寶加身,實力堪與山靜、游浩叫板。

  可惜古神教神魔不滅身名震紅塵,但守山大陣在防御方面并不出奇,比不得先天宮的先天萬象大陣。

  彭峰、杜期明眼下面對巨頭強者,壓力之大,可想而知。

  更糟糕的是,族王一身修為實力通天徹地,更凌駕于大部分巨頭之上。

  眼下不動兵器,赤手空拳,也打得古神教總壇搖搖欲墜,守山大陣隨時可能破裂。

  彭、杜二位長老,也唯有咬牙苦撐。

  總壇后山,江懿閉關之地,練步一、湯乙明、洪彪三人,都面沉如水。

  大陣快要支撐不住,三人都看在眼里。

  然而江懿閉關的洞府,仍舊沒有半點動靜。

  練步一沉默半晌后,快步走到洞府大門前,然后伸手按在門上。

  封閉的洞府大門表面,光輝流轉,再次形成一個巨大的陣紋。

  只是這次的符印圖紋,和之前他們傳信息的陣紋,迥然不同。

  烏黑的陣紋劇烈動蕩,竟是要直接破開洞府大門。

  洪彪與湯乙明都沒有吭聲,靜靜看著練步一動作。

  對方,這是要強行破開洞府請江懿出關了。

  江懿如果在閉死關,這一下結果可大可小,說不定會捅出大簍子。

  只是現在蠻荒族王兵臨城下,更發了話,就算他們不主動破關,這里也定會被族王打破。

  既然如此,晚開不如早開。

  沒必要等族王破了大陣,殺傷彭、杜二老后才來破關。

  早一點由自家人打破洞府,或許還能給江懿多一些調息的時間。

  假如,他強行被破死關無大恙的話……

  不過,道理是這個道理,自家人強行打破教主閉死關,事后也可能會被追究,尤其是教里還有個跟大家都不對付的副教主,難保不會借題發揮。

  真要下這個決心,并不容易。

  最后卻是練步一,果斷邁出這一步。

  湯乙明與洪彪都深吸一口氣,然后齊齊前進,來到練步一身旁。

  大敵壓境,這時候顧不得其他了。

  眼前的洞府大門,轟然破碎。

  內里強勁的氣流,向外沖出。

  練步一、湯乙明、洪彪三人定住腳步立穩身形,齊齊行禮:“驚擾教主閉關,罪該萬死,只是蠻荒‘霸王’臥龍沙來犯,我等實迫不得已,萬望教主恕罪!”

  行禮過后,三人都不敢動。

  但等到洞府內靈氣散盡,他們心中便齊齊一沉。

  因為在他們的感知當中,洞府里面……

  空的。

  教主不在?

  他并非閉死關,而是假借閉關為名,秘密外出了嗎?

  如果放在平時也就罷了,但此時此刻,怕是還不如在閉死關。

  洞口三人面面相覷,心都沉到谷底。

  蠻荒族王進犯的消息早早散布出去,江懿在外如果收到消息,也應該已經趕回來了。

  現在仍不見人,要么是沒收到消息,要么是無法脫身前來,要么是根本不想回來……

  但不管什么原因,重點是,眼下怎么辦?

  洪彪沉著臉沖進洞府里,仔仔細細搜索,完全不見人影,不禁徹底感到絕望。

  練步一同湯乙明來不及說話,總壇上空,便是連串震耳欲聾的巨響。

  整個守山大陣,在不停崩解。

  半空里的族王,仿佛踩在無形的階梯上,一步步走下來。

  霸道凌厲的氣息震動下,整個古神教總壇仿佛遭遇地震,不停搖晃,眾多建筑垮塌,局面一片混亂。
东升娱乐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