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贗太子 » 正文
| 繁體版

第三百七十一章 斗蝗斗米

溫馨提醒:“注冊會員”無彈窗廣告,同時建議您收藏,以便能夠輕松訪問!


  蘇子籍深深蹙眉:“祁知府原本布置,已經削減了蝗災,現在這突然爆發蝗災必有蹊蹺,明顯過于詭異了些,岑先生,你這就回去,立刻讓你那些江湖朋友調查此事,看看是不是有妖怪從中作祟。”

  “再有,迅速去別郡縣尋找糧家,不拘粗糧還是細糧,但是你們別親自買賣,而是給官府的人牽頭,明白么?”

  一買賣,就是泥爛在了褲襠里,說不清了。

  “公子放心,我明白。”知道這兩件事的緊要程度,岑如柏就要走去找人辦事。

  看得出,在治蝗滅蝗的事情上,祁弘新足盡心。

  可惜雖有想法,但此情此景下,已無力回天,半天下去,蘇子籍眼見著他嗓子都喊啞了,發動百姓捕殺蝗蟲,身先士卒,仿佛不知疲倦,可即便這樣,隨著蝗蟲越聚越多,百姓也從一開始的驚惶憤怒,變為了現在的畏懼跟絕望。

  “大人,情況不對!”接到一個游俠的耳語,蘇子籍轉身追上了祁弘新,祁弘新擦了一把汗,陰沉著臉問:“蘇大人可是有什么發現?”

  “是的,有人趁機在人群中散播謠言。”

  “對著百姓說——你們還敢捕殺蝗蟲?沒看到眼下這蝗災就是蝗神的報復!”

  “之前你們按照官府的要求,撲殺了那樣多蝗蟲,可結果怎么著?還不是越殺越多?現在接著殺,再種莊稼,就算長出苗來,就會來更多的蝗蟲,讓你們顆粒無收!”

  “大人,這種言論,在滅蝗有了初步成效卻隨即引來漫天蝗蟲的情景下,極有說服力。”

  說著,蘇子籍一指:“您看!”

  祁弘新放眼看去,本就因民間流傳的說法,對蝗蟲有著本能畏懼的百姓,聽到這樣的言論,再看到這樣蝗災景象,都被嚇得臉色蒼白,手里工具一個個的被扔到了地上,甚至不少人跪倒在地,朝著天上飛舞的蝗蟲磕起頭來。

  當然,也有不畏懼謠言不害怕所謂蝗蟲神的,但因莊稼幾乎已完了,官府又不給什么獎勵,所以也陽奉陰違,不肯賣力了。

  “可惡,可恨,誰敢傳這謠言,來人,立刻勘察,將其立刻正法。”

  “大人,現在民情絕望,沸騰如火,您令人捕殺,百姓可不知道是奸細,一有煽動,怕會有民變!”

  蘇子籍一驚,這時顧不得藏得鋒芒,大聲說著。

  見祁弘新全身一震,又緩和了語氣:“您先前布置,本很是妥當了,現在這蝗蟲的情況,很是詭異,怕是難以解決了。”

  “我說句誅心的話,百姓原本的田里莊稼完了,就不肯滅蝗了。”

  “催促也是無用,這才是他們罷工的真正原因。”

  “你有什么辦法?”祁弘新立刻問。

  “蝗災之下,不但本府糧食顆粒無收,更會導致別的郡縣也遭殃,下官建議,為了激發百姓的積極性,可實行一斗蝗換一斗米。”

  “百姓是迷信,但只要有利益,別說是蝗蟲,就算真有蝗神也殺給人看。”

  “而且糧食顆粒無收,又青黃不接,百姓無食,容易激起民變,一斗蝗換一斗米,不但可促使全民參與滅蝗,還可以安定百姓,等于救治饑災……當然這要耗費大量銀糧,可現在正巧有了二十七萬兩。”

  不等蘇子籍說完,祁弘新立刻明白了:“你不用說了,這方法甚好,本官立刻命令——告之百姓,一斗蝗換一斗米。”

  “還有,縣庫府庫的糧食不要怕損失,本府立刻派人去別的郡縣購糧。”

  “大人,官方購糧,速度未必快,可以向民間購糧,或允許民間購糧來,只要不超過市價三成,就可成交。”

  “蝗災既有,漲價是必然,三成是必須,沒有這錢,大戶不會賣糧,總不能在這節骨眼上又強征吧?”

  蘇子籍提醒,祁弘新立刻醒悟,吩咐師爺與幾個官吏:“拿著本官令牌,立刻采購糧食。”

  “市價三成內都可成交。”

  “還有,誰敢囤積糧食,高價待售,本官就拿他正法,府內糧食,一概只許高出三成。”

  “是!”

  隨著命令傳達,本已絕望的百姓,突然之間打了強心針,歡呼起來,不僅僅這樣,躲在屋里的女人孩子老人,都蜂擁而出。

  不斷有篝火點燃,不斷有人用網用布撲殺。

  “對于靠天吃飯靠地養家的百姓來說,畏懼所謂蝗神,其實是一種無奈之舉,亦是卑微之處所誕生的信仰。”

  蘇子籍沒繼續留在祁弘新那里,而又去了別處,看到這些場景多了,陰沉的臉漸漸多了些笑容。

  “只有利益,才能真正動員百姓。”

  想要靠道德或義務來打破本就扎根在人心中的這種與生存息息相關的信仰,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別說百姓,就是官府也一樣,換了別的知府,一旦本府農田被蝗蟲吃光,怕是立刻會停止拍打,任憑蝗蟲去別的郡縣——因為假如只有自己被吃光,重重處分少不了。”

  “可周圍幾郡全部吃光,官員反而無責了。”

  “這就是為什么官府無所作為的原因。”

  “唧唧!”正想著,忽然腳邊有毛茸茸的東西拱了一下自己,低頭看去,就發現這段時間不知道跑去哪里浪去了的一大一小兩只狐貍,正皮毛溜光水滑圍著自己轉圈,還討好抬頭沖著自己唧唧叫。

  雖然一直都聽不到狐貍的語言,但也就只有餓了討要吃食時,兩只狐貍才會一致這么乖巧了。

  蘇子籍有些無語地看著它們:“你們兩個,只知道跟我要吃,卻不干事,難道真把自己當寵物了?嗯?”

  “唧唧!”狐貍不干了,都爭先恐后地叫起來。

  蘇子籍忽然想了下,示意它們跟上自己。

  趕車的所謂車夫,就是被岑如柏特意留在身邊的曾念真,此時正驅趕牛車,就跟在路邊上,蘇子籍也不用避著他,跟一大一小兩只狐貍相繼上了牛車。

  在車上,放著書,蘇子籍將書遞給兩只狐貍,讓它們指字發言。

  果然,狐貍們顯然是不承認自己是吃干飯,它們這次居然也沒爭搶,而是在嘀咕了兩句,由大狐貍翻書,指了幾個字,連起來一讀,竟然與這次的蝗災有關。

  “你們是說,這次的蝗災,是從幫派中逃出的妖物在作祟?”
东升娱乐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