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大符篆師 » 正文
| 繁體版

第三百四十七章 魯王

溫馨提醒:“注冊會員”無彈窗廣告,同時建議您收藏,以便能夠輕松訪問!


  眉心處生著綠色豎眼的人看著魯王道:“你敢保證,皇帝不會對你下手?”

  魯王一臉不屑的冷笑道:“他沒那膽子!在這里干掉一個帝國親王,整個帝國都得翻天!你道這些年來我那些慈善事業是白做的?我的聲望不在朝堂之上,而在江湖之中!我這次重金支援飛仙災后重建,又光明正大的公開過來慰問,如果死在這里,你真當皇族其他人不會反彈?到時候,弄得人人自危,必然天下大亂!他在的時候,或許還能鎮壓住。但他還有多久壽元?一個月?兩個月?還是三個月?最多也不會超過半年!那種無解的毒,咱們做過多少次的試驗?別說他一個硬生生靠資源堆積上去的大宗師,就算是一個神級強者,也根本扛不住!他沒能當場神形俱滅,只因為他是皇帝……”

  說到這,魯王的一雙眼眸里,閃過一抹狂熱:“還是當皇帝好啊!”

  深吸了一口氣,魯王看著眉心生著綠色豎眼的人道:“所以,他不敢殺我,不然回頭他一死,祖龍帝國必將分崩離析!”

  眉心生著綠色豎眼的人道:“你莫不是忘記了齊王?”

  “哈哈,齊王?他?哈哈哈!”魯王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看著他道:“兄弟,你大概是傻了吧?你莫不是忘記了,我那李彧王兄,才是他最大的對手啊!”

  他說著,樂不可支的道:“而我算什么?在那狗皇帝眼中,我不過是一個膽小鬼,一個表面四處買名聲,背地里骯臟不堪的家伙,不過是一根墻頭草,哪頭硬就往哪頭倒。他能想到我骨子里不安分,他甚至能想到我跟楚王和懷王那些人一起算計他,但他能想到我跟你們神族合作嗎?”

  眉心生著綠色豎眼的人想了想,道:“他大概的確想不到你這么壞。”

  “哈哈哈,是吧?連你都這么想,你覺得他能想到?楚王跟懷王,還有他那幾個傻兒子,一個個蠢到不行,被收拾了也是理所應當,但我……他怎么收拾我?即便他恨我恨到牙根癢癢,這種時候也不會動我。”

  魯王眸光陰冷,哼哼著冷笑道:“如果本王猜得沒錯,他應該會在臨死之前,找機會把本王干掉。可那個時候,本王大勢已成,他拿什么干掉本王?”

  魯王說著,忍不住笑起來。

  眉心生著綠色豎眼的人看著魯王,也跟著呵呵笑起來。

  魯王笑著笑著,突然看向眉心生著綠色豎眼這人:“但你們神族,最好也遵守你們曾經許下的諾言,實話跟你說,既然敢跟你們合作,敢擔那未來的萬古罵名,我就什么也不怕!如果你們不遵守諾言,那么到時候,別怪我徹底掀桌子!打我是打不過你們神族的,整個人族,都沒人是你們對手。知道嗎?看到你發給我的那些影像之后,我徹底絕望了,所以才會選擇與你們合作。”

  “但如果你們敢騙我,或者試圖在事成之后把我殺掉,那你們將會看見一個徹底被毀掉的世界!不但是祖龍,神圣和滄海那兩大帝國,也都好不了!”

  眉心生著綠色豎眼的人一臉誠懇的微笑道:“當然,我也跟你說過,我們神族,真的不是為了入侵才發動的這場戰爭。如果將來你們這世界真好進入到那種全民無修行者的時代,我們又何必做這種事情?所以,在這件事情上,我們雙方是有著共同訴求的。”

  魯王點點頭:“那好,莫里斯閣下,現在就請先拿出一點你們的誠意來,去把那兩個小東西給我抓過來!尤其是那個小姑娘,她竟敢那樣說本王?林家嫡女……呵呵,調教起來一定會更有感覺!”

  莫里斯看了一眼魯王,說道:“你的意思是,讓我的人,在四個神級的眼皮子底下去抓人?”

  “這種事情,不正是你們神族擅長的嗎?”魯王看著他。

  “不,你錯了,這種主動送死的事情,只有你們人族擅長。”莫里斯眉心的綠色豎眼熠熠生輝,閃爍著妖異的光芒。

  魯王嘿嘿一笑,然后冷冷道:“少來這套,我可等不及,天知道狗皇帝會不會現在就催著我離開?”

  就在這時,魯王突然收到一條信息,他沒有當著莫里斯的面,轉過身打開這條消息,看了一眼之后,微微一怔,喃喃道:“不對呀,他怎么走了?”

  “誰走了?”莫里斯看著他問道。

  魯王皺著眉頭:“狗皇帝。”

  莫里斯也是愣了一下:“這就走了?你不說,他身邊的人,有可能會對你動手嗎?”

  “對呀,不殺我,但至少也要給我一個狠狠的教訓吧?就算那件事我看上去涉入不深,可終究是參與了。雖然沒證據,但他應該能想到啊。”

  魯王在屋子里來回踱步,“莫非我小看了他的心胸?”

  “說不定留下人等著算計你!”莫里斯道。

  魯王搖搖頭:“不會的,那不是他的風格,莫里斯,你不懂他的驕傲。我之所以斷定他要給我一個狠狠的教訓,是因為這件事已經不是什么秘密了。沒道理楚王死了,懷王死了,就連他那幾個蠢貨兒子都被徹底廢掉圈禁起來,偏偏就放過了我。”

  “或許就像你說的,他不但不敢殺你,甚至不敢動你!又或者,他真不知道你參與了害他的事情。”莫里斯猜測道。

  魯王眉頭緊鎖,喃喃道:“那么多人,不是一個兩個,莫非他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所以沒供出我來?”

  到現在,魯王多少有點驚疑不定了。

  “那你好好回憶一下,他之前跟你說話的時候,有沒有什么異常不就完了?”莫里斯提醒道。

  魯王沉思著,良久,才長出了一口氣,瞇著眼,點了根雪茄,翹著二郎腿坐下,那張沉重的臉上,漸漸露出一絲笑容,笑容越來越燦爛,到最后,他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莫里斯跟魯王相識多年,非常清楚皇族中有很多神經病,經常會神經兮兮的,魯王就是其中之一,據說齊王也是如此。

  魯王笑了半天,才緩緩說道:“莫里斯,看來咱們當年的謹慎,是有意義的。這件事,從始至終,我都沒沾手,但我以為,憑借狗皇帝的聰明才智,一定能猜出我來。剛剛我才突然想明白,是我太過高估他……不,是太過神化他了!他要真那么厲害,就不會被算計了。”

  “我敢說,那件事情上,他一定是懷疑過我的,一定懷疑過!但是,他幾經試探,最終得出一個結論……那件事和我李遜沒關系!”

  莫里斯眉心綠色豎眼閃爍,看著他:“怎么說?”

  “他這次給了我旨意,甚至給了我他的艦隊,讓我代天巡狩,目的其實就是在試探我!當時那艘帝王座駕上全都是我的人!我根本不知道他藏身何處。如果我當時在途中作威作福,拿出一副老子最大的做派,那么就說明,我一定是個野心勃勃的家伙,那么他就可以憑此斷定,我也參與了害他!”

  “但我并沒有啊!哈哈哈,我這么多年做事,一直謹小慎微,在沒有真正坐在那個位置上之前,我怎么可能如此招搖?”

  “就連李彧都不敢那么放肆,我憑啥呀?那皇位,目前為止,終究還是那個死人的!”

  “而且,我最大的興趣,你懂的。”

  魯王得意無比的哈哈大笑,然后道:“所以他信了我沒野心,信了我就是一個骯臟的親王,根本沒膽子做那些事。訓斥我一番之后,便急匆匆回去吊打那個因為他突然離開帝都而造反的蠢貨兒子去了,哈哈哈哈哈!”

  莫里斯想了半天,最終還是放棄對這亂七八糟關系的梳理,他看著魯王道:“既然他走了,那我們也就不用急了,可以在這多待一些天,你也可以多露臉,讓自己聲望更上一層樓。兩個月后,我們再謀取下一刻星球!反正,我們會讓你在三五年之內,成為超越齊王的真正帝國賢王!”

  “那個姓白的小兔崽子,和姓林的小賤人……”魯王看著莫里斯,用力的握拳:“我一定要弄死他們!!!”

  莫里斯有些頭疼,無奈的看著他:“我試試吧!”

  ……

  ……

  飛仙系內,一艘巨大無匹的星艦,正在孤零零飛行著。

  距離空間跳躍,大約還有兩個多小時的時間。

  皇帝安靜坐在椅子上,帶著眼鏡,認真看著光幕上的那些消息。

  他面前光幕上的消息不是那些亂七八糟的新聞,而是各種各樣的絕密信息!

  始終伴著他的幾個神級護衛,寸步不離的守在他身邊。

  看著皇帝此刻的樣子,幾個人眼中都帶著濃濃的哀傷之色。

  他們都勸過皇帝,干脆把記憶上傳到網絡之上,通過這種方式實現另類的永生。

  可皇帝不答應。

  生就是生,死就是死。

  塵土歸宗!

  將來還要轉世輪回呢。

  留這樣一段記憶在世上算怎么回事?

  身為人間帝王,自有他的驕傲。

  如果不是當時事發突然,祖龍帝國不能沒有他,他這一年都不會停留!

  “朕生的一群好兒子,嫡出那幾個,都對皇位毫無興趣,其他那些卻全都瘋狂的想要得到它。”

  幾個神級護衛,全都默然不語。

  雖然他們的境界高深無比,比眼前的皇帝不知高明多少倍,可在這方面,他們完全沒法參與。

  所以他們一個個全都打心眼里敬佩這位人間帝王。

  皇帝出事的時候,他們不知有多自責。

  如此嚴防死守之下,竟然還叫人鉆了空子,實在太不應該了。

  可皇帝不但沒有怪罪他們,反倒還安慰他們,說刁民是害不到朕的,可朕的兒子想害朕,你們能有什么辦法?

  但他們還是很心疼,本應該年富力強,應該帶領著祖龍走向更加輝煌鼎盛的人間帝王,竟然以這樣一種令人不甘的方式謝幕,太叫人痛心。

  “回頭,朕走那天,你們記住,不要第一時間都出現在英兒身邊,他身邊,有白家那小混蛋和林家那丫頭,以及那群年輕人,出不了什么大問題。”

  “一旦你們一窩蜂的到他身邊,那反倒讓人一下子猜到朕的意圖了。”

  “還有,朕跟你們說過的新內閣成員……就是朕最近用各種由頭或者外放,或者貶謫的那些人,你們都給朕看好了,不許他們相互之間有太多來往!一旦有這苗頭,那就立即啟用朕的備選方案!”

  “不過想來,這些人應該也不會這樣干,朕雖然被身邊人害得很慘,命都沒了,但還是那么驕傲自負,相信自己眼光,哈哈,這些人,都是朕留給英兒的寶貴財富!”

  “將來有他們在,這帝國,就不會亂!”

  一個神級的護衛紅著眼圈,看著皇帝道:“陛下,您也該休息了……”

  皇帝擺擺手,道:“針對李遜的部署,安排好了嗎?”

  另一個神級護衛點點頭,沉聲道:“陛下放心,都安排好了。”

  皇帝嘆了口氣,呵呵笑道:“他害朕,朕殺他,也算公平。不過現在那個家伙,恐怕正驚疑不定呢吧?”

  說著,他又搖搖頭,輕嘆道:“驚疑之后,應該就是狂喜了,覺得朕……既然都能被他們害了性命,應該也沒有想象中那么厲害。說不定,他現在還會逼著他那神族的合作伙伴,去抓小白那混蛋呢!呵呵。”

  一名神級護衛忍不住道:“白公子……不會有事吧?”

  “他要真能這樣死了,朕倒徹底放心了!”皇帝嘆了口氣,“就怕他不死呀!說實話,朕是真的不放心他!國師死的時候,說他看見了未來一角……那個渾身光芒閃耀,執筆繪天地,以法鎮蒼穹的人,露出那半張臉……便冠絕天下!除了姓白那小子,還會有誰?”

  “但陛下終究還是沒忍心動手。”身邊人說道。

  皇帝搖搖頭:“朕,不是沒忍心,是不敢啊!國師沒說他一定會造反,或許只是未來人類的精神領袖。就像那些帝一樣。還有,這種身懷大氣運人的,誰敢輕易動他?動了之后,又會生出多少變數?朕若是春秋鼎盛,那做了也就做了,沒什么大不了。因為朕身為人間帝王,自有屬于朕的氣運!可你們都看見了,朕的氣數已盡,不能再讓祖龍的氣數也跟著朕一起陪葬啊!”

  “陛下……”身邊一群人全都聲音悲戚。

  皇帝擺擺手:“你們都是高人大能,莫做小兒女態,朕只是跟你們說說心里話,朕的確很欣賞那孩子,也很看好那個小丫頭。所以,朕沒有動他們,但卻跟他們鬧了個不愉快……也是綜合所有原因最終做出的選擇。希望能像那小兔崽子自己說的那樣,希望他能永遠記得自己的初心。畢竟,我是李氏的子弟,我要為這個家族負責。所以,即便說我自私,我也認了。”

  一群神級護衛,全都滿臉敬意的看著皇帝,他們整天跟在皇帝身邊,可以說,整個祖龍帝國,在他們這里,沒有多少秘密。

  皇帝做出的每一項決策,他們幾乎都是第一個知道的。

  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他們才愈發的敬佩這個人間帝王。

  他嘴上說著自己自私,可實際上,整個祖龍,萬億人口,又有幾人……比他更無私?

  ……

  ……

  小顧有點喝多了。

  他繼在父皇面前嚎啕大哭之后,又一次忍不住在白牧野面前落淚。

  “老大,你知道嗎?我現在多想能夠重生到一年前?然后告訴我的父皇,誰他媽的也別信,親生兒子就不會害你嗎?你的那些兄弟們就不會害你嗎?會的!他們會害你!他若不信,我拼死也要把那些渣滓統統都弄死!”

  “老大你說上古文明的時代,是否可以做到穿越時空回到過去?”

  “之前覺得,我不喜歡那個位置,是一件特別值得驕傲的事情;之前我也覺得,生在皇家,是一種巨大的悲哀……現在想想,我他媽混蛋啊我。沒有皇族,我算個什么?沒有我的皇帝老爹,誰會多看我一眼?真不喜歡那個位置嗎?難道不是覺得自己沒那能力去承擔?”

  “我算個什么東西?我享受著皇家帶給我的一切,所有一切都是頂級的!”

  “我為什么敢把那么好的一本呼吸法隨手送給老大,任由老大送給別人?還不是因為我不缺?我為什么不缺?因為我他媽是皇子啊!不然我上哪弄去?”

  “我父皇為我做了這么多,皇族給了我這么多,我給他們什么了?這世上,哪有那么多無緣無故的愛?我父皇……嗚嗚,人都死了……還要用這種方式存活于世間,然后我竟然……竟然還在那矯情,還在那推諉,還在那什么都不想擔當卻又心安理得的享受著這身份帶給我的好處。”

  “老大,你說我是不是這世上最大的混蛋?”

  白牧野有些無語的看著眼前醉了的小顧,從給他那瓶酒開始,小顧同學就開始了他的表演。

  其實小白同學從頭到尾,幾乎沒說幾句話。

  全都是小顧同學的內心獨白。

  一個人在唱獨角戲。

  不過,這種傾訴,對小顧來說,怕也是從小到大的頭一次。

  白牧野看得分明,他是真的醉了。

  不是裝出來的。

  因為他想醉。

  另外一棟別墅里。

  睡不著覺的姬彩衣把單谷和司音叫到一起。

  這個一直以來,都給人一種急躁感覺的姑娘,很是平靜的對單谷和司音說了一番話。

  “你們也都看見了,小白的身份比我們想象中還要神秘。”

  司音和單谷點點頭。

  單谷道:“是啊,白哥這家伙隱藏得實在是太深了,短短一年的時間里,一次次突破我們的認知,沒想到竟然連皇帝都知道他,還專門見了他跟子衿。還有啊,你們看,他家的老頭子,跟子衿的姑奶奶竟敢對皇帝那種態度……”

  姬彩衣看了單谷一眼:“我要說的,不是這個。”

  單谷愣了一下:“那是啥?”

  司音在一旁輕聲道:“是我們欠小白哥的情,越來越多,越來越重,但我們卻幫不上他什么。”

  單谷有些意外的看了一眼司音,話癆屬性瞬間被封印。

  因為司音的話擊中了他。

  “那怎么辦?”他問。

  姬彩衣道:“所以我們不能繼續這樣心安理得的拿他的東西了,我們必須要更努力!”

  單谷有些苦惱的道:“可我們已經夠努力了啊!”

  “不,還不夠。”

  姬彩衣看著他:“我們還沒有拼命,在我們看不見他的時候,他卻一直在拼命!”

  “不然,你以為那些資源,還有他那突飛猛進的修為,又是哪來的?”
东升娱乐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