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仙宮 » 正文
| 繁體版

第五百三十三章 凌天宗浩劫(上)

溫馨提醒:“注冊會員”無彈窗廣告,同時建議您收藏,以便能夠輕松訪問!


  凌天宗。

  一道流光劃破天際,沖入凌天宗的護山大陣,向著凌天宗最高峰的凌天大殿,飛掠而去,途中有些正在山上別院修煉的內門弟子,認出那道流光乃是凌天宗掌教真人吳瑾瑜的得意弟子,劉子毅。

  整個凌天宗的弟子都知道,如今燕國的局勢不容樂觀,掌教真人吳瑾瑜為此已閉關修煉多日,以求盡快突破至元嬰中期修為,來抗衡無日宗宗主。

  可以說,此時的凌天宗,并非彼時的凌天宗。

  蒼岳在伐燕之戰中大獲全勝,燕國將士兵敗如山倒,無日宗宗主在戰陣之上連斬數名結丹期修士,又在北方屠滅數派,聲勢大振。

  凌天宗作為燕國最重要的依靠,也是燕國主要的供奉修仙門派,如若無法保證燕國的安危,覆巢之下,焉有完卵?燕國的修仙門派在無日宗攻伐之下,將會徹底敗亡。

  蒼岳伐燕,無非就是為了爭奪修煉資源。

  而無日宗作為蒼岳國唯一的修仙門派,又豈會讓凌天宗以及燕國其余的修仙門派殘存下來?哪怕這些門派想要乞降認輸,獲取茍延殘喘的機會,都近無可能。

  在這種局面之下,號稱天下第一大派的凌天宗,也就成了燕國所有修仙門派的支柱,身為凌天宗掌教真人的吳瑾瑜,壓力之大,前所未有。

  凌天宗接下來的部署,已然到了牽一發而動全身的地步,吳瑾瑜儼然已經成了整個燕國的脊梁,他深知自己憑著結丹巔峰的修為,根本無法擊敗無日宗宗主,是以才會選擇閉關,希望能趕在在燕國尚未被蒼岳完全覆滅前,突破至元嬰中期,如此才有望擊退無日宗,還天下蒼生安寧。

  “我等參見劉師兄!”見劉子毅來到凌天大殿,兩名守殿的弟子立刻恭候地道。

  “通知各山峰弟子,務必要再一刻鐘內全部趕來凌天大殿,我有重要的事情宣布。”劉子毅臉容僵硬如石,沒有任何表情,不過兩名守殿弟子不敢有任何忤逆,立刻走到左側的偏殿。

  這偏殿并非真正的房間,只是一處狹小的涼亭,不過在這涼亭之中懸掛著一口銅鐘,足有數人合抱之大,由于年久未用,原本古樸的青銅色已經布滿了厚厚一層銅銹。

  兩名守殿弟子來到青銅鐘旁,彼此互相看了一眼,雖然他們不知劉師兄要干什么,可是命令難違,即便百年未曾動用過的敲山鐘,今日也得破例一回了。

  “一起動手吧!”其中一名子弟苦笑一聲,運起全身的靈力。

  另一名弟子不敢怠慢,迅速運起所有靈力,兩人一起擊打在敲山鐘上,靈力沒入敲山鐘之內,古樸的敲山鐘瞬間散發出一道青色的波紋,其上的銅銹頃刻間被震碎,化作齏粉隨風散去。

  “鐺——鐺——鐺!”

  三聲巨響回蕩在整個凌天宗之內。

  那些還在自己山峰上修煉的弟子們,聽到敲山鐘的聲響,立刻放下手中的一切,迅速駕馭飛行法器趕往凌天大殿。

  就連那些閉關許久的長老,聽到敲山鐘的聲音也不敢松懈,紛紛停下修煉,化作一道遁光出現在凌天大殿門前。當他們見劉子毅一人守在凌天大殿門口,所有人臉上頓時浮現一抹怒氣來。

  敲山鐘,那可是凌天宗存亡之際時,方可使用的。

  而此時各峰弟子已經駕馭飛行法器趕來,也發現整個凌天大殿僅有劉子毅一人,如此說來,凌天宗根本沒有遇到什么危機!

  “諸位長老,各位師弟,此次召集所有人前來,實在是我有要事宣布。”劉子毅一邊不緊不慢地說著,一邊邁步走進凌天大殿。

  跟在他身邊的六位長老,看到劉子毅手中的天火神劍,都知道這是掌教真人吳瑾瑜的法寶,乃是凌天宗掌門的信物之一,故而六位長老只得深吸口氣,強壓心頭怒火。

  六人跟著劉子毅,一同走入凌天大殿之中。

  其余各峰弟子,根據自身修為以及進入山門的時日,排成兩列緊隨六位長老其后。

  劉子毅剛走進凌天大殿,就走到了掌門的寶座,然后若無其事地坐了下來。

  全場登時鴉雀無聲,一道道憤慨的目光不約而同地望了過去。

  “劉子毅,你這小王八蛋想干什么?還不快滾下來!”

  “即便你深得掌門師兄器重,贈予你天火神劍,你也不可恃才傲物,目無尊長,堂堂掌門之位豈是你一介弟子能夠覬覦的?”其中一位兩鬢灰白的老者聲色俱厲道,然后一個箭步沖向劉子毅,探手抓向了他手中的天火神劍。

  “范長老以下犯上,當誅!”劉子毅口中的“誅”字落下,就見那天火神劍瞬間化作一道虹光直沖范長老而去。

  不等其余人看清楚發生了什么,兩鬢灰白的老者已然丹破而死。

  “唰!”

  天火神劍殺了范長老之后,直接回到劉子毅手中的劍鞘內。凌天大殿之中的氣氛,霎時變得頗為沉重,其余五位長老和數百名內門弟子看著身隕的范長老,不禁瞳孔一縮,呼吸立刻急促起來。

  范長老雖然修為不高,那也是結丹初期修士,更是掌教真人吳瑾瑜的師弟。按輩分來算,范長老也是所有長老之中資歷最高的,劉子毅卻是直接出手將其斬殺。

  如此局勢,所有人心中都在盤算著,究竟發生了何事?

  劉子毅為何會在凌天大殿內動手,而且所殺之人還是掌教真人的師弟,莫非是受了掌教真人的準許,劉子毅才會這么做?

  所有人皆是滿腹疑團。

  不過有一點,范長老僅有結丹初期修為,即便當年有什么過錯,念在同門情誼的份上,掌教真人也不至于對他下死手啊!更何況,眼下燕國的局勢極其險峻,一旦凌天宗內患四起,燕國可能就會徹底敗亡。

  故而就算范長老觸犯了門規,也可以發配到邊疆,哪怕他最終與無日宗妖人同歸于盡,也能博得一個美名,揚我凌天宗的威名。

  劉子毅的殺伐果斷,非但沒有讓所有人對劉子毅產生嫉恨,反而思索起來范長老多年來的所作所為。由于他有掌教真人吳瑾瑜這位師兄,范長老掌控著整個凌天宗的物資分配,其中不免出現過克扣弟子修煉資源之事。

  不僅如此,就是余下的五位長老,也都或多或少被范長老克扣過一些資源。

  然而眾人都礙于掌教真人吳瑾瑜的顏面,不好意思向范長老討要,更何況誰也不知其中有沒有掌教真人吳瑾瑜的授意,而且范長老每次克扣的份額都不多,漸漸的也就在凌天宗形成了一種默契的規矩。

  任何弟子、長老,所得到的修煉資源,都會少半成。

  那些早年入門的弟子絕口不提此事,新入門的弟子對此事更是全然不知,最終弟子們的修煉資源分配,只剩下范長老一人說了算。

  劉子毅瞥了眼范長老的尸體,一招手將他的儲物袋收起來,略微掃了一眼里面儲量驚人的靈石,似笑非笑地道:“范長老克扣這么些年靈石,居然一點都舍不得用,保留至今,難怪活了那么大歲數還只是結丹初期。”

  此時一名長老頂著壓抑的氣氛走向前,兩眼瞪如銅鈴,“劉子毅,你讓守殿弟子敲響敲山鐘,不只是為了當著我等的面斬殺范長老吧?”

  “對,我正有一事要宣布。”劉子毅淡淡地道。

  “何事?”

  那位長老自恃修為已經到了結丹后期,就算劉子毅手里有天火神劍,若想一招取他性命,未必行得通,故而說話時有了幾分底氣。

  其余四位長老同時跟在他身后,一副同進同退的模樣,倒是讓大殿里面數百名內門弟子懸著的心,逐漸安定下來,全都疑惑地看向坐在掌門寶座的劉子毅。

  掌門之位,不容褻瀆。

  劉子毅殺了范長老,尚且還能原諒,那范長老貪墨已久,理應受到懲罰。不過劉子毅坐在了掌門寶座上,此等大不敬之舉,一旦掌教真人深究下來,其罪責也不輕。

  數百名內門弟子實在想不明白,劉師兄為何要這么做?

  凌天宗的掌門之位,將來多半是會傳給他的,劉子毅根本沒必要當眾觸犯門規,強行坐在掌門的寶座上,除非劉子毅想要……

  謀逆!

  眾人不禁想到一種可能,登時全身一震!

  如此一來,范長老的死就不只是貪墨受罰,很有可能只是劉子毅獨斷專行,目的就是為了鏟除異己,好讓自己安穩地坐上凌天宗掌門的位置。

  不過有一點始終是個疑問,即便劉子毅真的要革故立新,難道就不怕掌教真人吳瑾瑜閉關結束,重新奪回掌門之位?屆時莫說是劉子毅一人,縱然是十個劉子毅,也不會是吳瑾瑜的對手。

  劉子毅的目光自所有的內門弟子臉上掃過,不怒自威道:“自今日起,凌天宗歸老夫所有,爾等若是臣服,老夫自然不會虧待你們。爾等之中若是有人冥頑不靈,膽敢對老夫不敬,休怪老夫殺無赦!”

  此話一出,凌天大殿內頓時響起一陣錯亂的腳步聲。

  “大家先別慌!”

  先前問話的長老大喝一聲,穩住局勢,陰沉著臉道:“劉子毅,你才修行幾年,敢在我們幾人面前自稱老夫,莫要以為你有了天火神劍相助,我等就拿你沒辦法…”

  “法”字剛剛落下,天火神劍“嗖”的一聲直接斬向了那名長老。

  “動手!”

  那名長老雙手迅速結印,手中已經多出一件白色鑲著金邊的小旗,卻見他將那小旗朝著天火神劍一拋,白色鑲著金邊的小旗立刻漲大十余倍,迎著天火神劍沖了過去。

  另外幾位長老目光凝重,此戰已然無法避免,眾人只希望聯手制服劉子毅,待掌教真人吳瑾瑜閉關結束,再來定奪劉子毅這個叛逆之徒的生死。

  “去!”

  一名須發斑白的長老張口吐一柄銀色小劍,迎風暴漲數百倍,化作一柄銀光閃爍的巨劍,以泰山壓頂之勢向劉子毅劈去。

  “叛逆之徒劉子毅,凌天宗由不得你來撒野。”又一名身形削瘦的長老自懷中摸出一套烏光閃爍的鎖鏈,其上靈力濃郁,掂在手里十分沉重,就連這名已經到了結丹中期的長老,使用起來也顯得頗為吃力。

  “鎖靈困龍鏈?想不到在凌天宗還能見到此等神物。”劉子毅看到烏光閃爍的鎖鏈,伸手一招,竟是直接從那名身形削瘦的長老手中奪走了鎖靈困龍鏈。

  “爾敢!”

  諸位長老看到劉子毅奪走鎖靈困龍鏈,臉色頓時變得極為難看。鎖靈困龍鏈可是他們的莫大依仗,也是掌教真人吳瑾瑜特意傳于的法鏈,不到必要之時,絕不可拿出來輕易使用。

  眾人哪里會想到,這鎖靈困龍鏈還未派上用場,就被那叛逆之徒以詭異的手段奪走了。

  “大家合力斬殺他!”

  最先與劉子毅問話的那名長老,手中指訣快速變幻著,只見那柄白色鑲著金邊的小旗,忽然托起白色的長尾,遮蓋住了天火神劍,頃刻間就把天火神劍困在旗幡之中。

  “斬!”

  與此同時,那柄銀色的巨劍已然落到劉子毅的身上。

  “區區一柄飛劍,也妄想取老夫的性命?”

  那柄銀劍落在劉子毅身上,瞬間化作點點銀光消散在大殿中。與此同時,劉子毅向前一揮手,顯露出原型的銀色小劍上的神識烙印瞬間被抹殺。

  “噗!”

  須發斑白的長老明顯停頓了一下,猛地睜大了眼睛,臉色煞白地噴出一口鮮血。

  “還給你!”

  劉子毅神色淡然,瞥了眼須發斑白的長老,沖著那柄銀色小劍輕輕一拂衣袖,那銀色小劍立刻化作一道閃亮的星光,直接洞穿了那名長老的丹田,攪碎了里面的金丹。

  一名長老隕落,余下四位長老張大了嘴,半晌合不攏來。

  劉子毅雖是掌教真人吳瑾瑜的弟子,修為卻不過是結丹初期,如今他所展現出來的修為,別說是結丹后期,就是結丹巔峰修士也無法輕易做到。此子一出手,隨意就能強行抹殺掉法寶上的神識烙印,足以說明,他的神識要比結丹中期的修士高出數倍。

  如此強大的神識,劉子毅若要殺了所有長老,未必真的做不到。

  這般想來,先前兩名還未來得及出手的長老開始萌生退意,天下何其之大,即便無法在凌天宗安靜地修煉,出去做個結丹期的逍遙散修也不會有人找麻煩。

  二人并非沒想過要侍奉劉子毅,不過他們活了上百年,早已看出劉子毅現在嗜殺成性,保不住將來跟著他也會喪命。相比在劉子毅手底下戰戰兢兢,還不如離開凌天宗,選一處風景絕佳之地,繼續潛修。

  退意一旦萌生,二人剛剛拿出的法寶就收了回去。

  他們看也不看另外兩名長老,登時化作一道遁光就向凌天大殿之外逃去,只不過二人剛到大殿門口,就被一股無形的能量擊倒在地。

  “噗!噗!”

  二人各自吐出一口鮮血,不禁臉色煞白,這叛逆之徒莫非要趕盡殺絕?想到此,他們渾身顫抖,忍不住就要連聲求饒,卻被一柄銀色小劍直接洞穿了眉心。

  又是兩名長老被殺,凌天大殿內的一眾弟子神色駭然,眼看僅存的兩名長老正在苦苦支撐,醒悟過來的一些弟子深吸口氣,不顧一切地向凌天大殿之外逃去。

  “老夫手下從未有人可以逃走,要么臣服,要么死!”劉子毅的聲音在凌天大殿中響起,那些剛剛駕馭飛行法器的弟子,還未來得及飛到大殿門口,紛紛摔倒在地。

  數百名內門弟子在猛烈的神識攻擊之下,全部七孔流血,昏死過去。

  劉子毅絲毫沒有留手,這些不過筑基期的弟子對他而言用處不大,故而一出手就直接抹殺掉他們的意識,將眾多內門弟子變成了癡傻之人。

  如此狠辣的手段,另外兩名長老自然看在眼中,只不過現在他們自顧不暇,又如何出手相救那些內門弟子?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凌天宗的將來,斷送在叛逆之徒劉子毅的手上。

  “你們二人修為還算不錯,若是愿意臣服,老夫可以答應你們,助你們早日飛升成仙。”劉子毅的一只手敲擊著椅子的扶手,聲似雷霆,傳遍四周。

  “劉子毅,你背叛凌天宗,注定要死在掌教真人……”身形削瘦的長老剛一開口,劉子毅甩手將剛剛祭煉的鎖靈困龍鏈拋向此人,烏黑的鎖鏈閃爍著光芒,直接就將此人纏繞鎖死在鎖靈困龍鏈之內。

  “死!”

  劉子毅淡漠的話語輕輕說出,鎖靈困龍鏈瞬間收縮,頃刻間那名身形削瘦的長老已然化作了一灘血水。

  “就剩你一個了,是否臣服于老夫?”劉子毅的眼中閃爍著凜冽的寒光。

  “你這叛逆之徒……”最后那名長老的聲音還未落下,劉子毅輕輕一揮手,就見困住天火神劍的白色旗幟瞬間破碎成布片,同時天火神劍化作一道熾焰紅光,直接洞穿了這名長老的胸膛,最終回到劉子毅手中的劍鞘之中。
东升娱乐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