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說網 » 同人小說 » 怪物被殺就會死 » 正文
| 繁體版

第九十一章 委員會決定了,由你來當教授 (5400,周一求推薦票月票)

溫馨提醒:“注冊會員”無彈窗廣告,同時建議您收藏,以便能夠輕松訪問!


  圣舉選試,十日后,2015年,6月20日,端午節。

  依照傳統,圣舉選試結束后的第十天,正午十二點放榜。

  等待放榜的這一天,蘇家邵家兩家聚在一起吃飯。

  文月風的腿腳經過差不多一年的恢復,此時已經可以稍稍走路,作為長輩的四人此時正在客廳,一邊看午間新聞,一邊吃著毛豆,互相吹噓自己最近這段時間的經歷。

  何姨這段時間放假回家過節去了,這次聚會,是邵南天專門雇傭了廚師在家中做。

  不得不說,除卻文月風外,在場幾人的生活當真是波瀾起伏,各自有各自的吹逼點,你說解刨妖獸,我說追蹤超能力罪犯,你說商海沉浮,我說相聲精髓……雖然最后有什么東西混了進去,但也無人在意。

  兩瓶酒下肚,氣氛仿佛回到二十多年前的校園,好不火熱。

  蘇晝在圣舉選試最后的一鳴驚人,最初的確是震撼了熟悉他的所有人,畢竟,‘力氣大還有身體結實’,和‘呼風喚雷’是兩個概念的能力,哪怕舉起二十噸重的鐵塊扔出去造成的破壞力,遠比需要陰雨天才能呼下的雷霆來的實用,但這就是表現力的差距。

  不過,再怎么驚奇,歸根及底也是自家兒子,從來沒有父母追著詢問自家子女為什么這么聰明這么帥的道理,哪怕是蘇北落和邵南天這兩大老爺們在那段時間,一直都在若有所思的盯著蘇晝,似乎是看出了什么的樣子,但他們也沒把事情挑明。

  ——哪怕真的就是蘇晝在前段時間,一直在清理洪城內的異常現象,搞定了那個木蜈蚣和神秘殺人犯,哪怕就是蘇晝治好了文月風的腿……這難道不都是好事嗎?既然蘇晝自己不想承認,那就不承認唄。

  為人處世,難得糊涂,而蘇晝本身,也毫無疑問是不需要長輩為他擔心的那一類人。

  至于蘇晝自己,在圣舉選試的靈測結束后,他也一轉之前的高調,推掉所有采訪,開始深居簡出起來。

  他之前展現的力量,已經足夠夸張,無論是名氣還是能力,現在都已經深入人心,這個時候完全沒必要繼續出場,反而應該隱藏起來,避過這最高的一段風頭……出名和裝逼都過猶不及,道理便是如此。

  此時此刻,蘇晝正久違的和邵霜月一起開黑上分,而邵啟明躺在一旁的懶人椅,正依照體檢給出的修煉建議,對著落地窗曬著太陽,如同植物一般,懶洋洋地看著一本書。

  “大哥救救救救救!”

  慌亂的萌妹音,在蒸汽朋克風的房間內響起,能看見,邵霜月正操控著一個極其粗壯的牛系英雄,身上燃燒著赤紅色的封印光芒,正慌不擇路的朝著己方中路一塔飛奔而來。

  而在其之后,有三個敵方英雄正氣勢洶洶的追趕而來,一幅吃人的樣子。

  “晝哥!救我!”

  此時此刻,蘇晝操控的一個遠程狙擊手英雄正在中路補刀,見狀,邵霜月頓時欣喜的流出淚水:“快推我一把!”

  可是電子競技不需要淚水。

  “你中了五星法陣,沒救了,我反補你吧。”

  蘇晝冷漠的計算出了邵霜月的血量,確定沒救后,一槍射出,反補了邵霜月的英雄,徒留一個大大的問號停留在原地。

  【狙擊手反補了隊友裂魂人】

  “啊,我死了。”邵霜月一臉萬念俱灰的夸張模樣,能看見,她的數據是0/6/7,三紅變態辣:“怎么回事,最近感覺這些游戲玩家的操作和反應力都和開了掛一樣,我開著技能飛過去,他都能直接一個五星法陣下來打斷我!”

  “估計是修行者吧,沒事,帶你贏。”蘇晝卻頗不在意,屏幕一秒三切的同時,還能做到精湛的補刀,完美的行動和刷錢節奏根本停不下來:“這一把允許你再死十次。”

  隨著修行的普及,修行者身體素質和思維方面的提升,在游戲方面也體現出了巨大的加成——畢竟一個玩家一秒鐘能當好幾秒用,血量計算精確到個位數,另一個玩家補刀都要靠感覺,那真的是從對線開始就要被完爆。

  所以,哪怕是不喜歡學習的網癮年輕人,也不能不去努力修行了,不然的話,他們除了玩單機亦或是打電腦,總是會被其他人虐,根本無法享受游戲的樂趣。

  十幾分鐘后,在蘇晝的指揮下,狙擊手帶隊推平了對方老家,天梯積分加25,并沒有任何挑戰性。

  超凡者上分的過程,就是這樣簡單,平凡,還有點枯燥。

  如今的蘇晝玩這種游戲,真的是可以閉著眼睛玩,因為眼皮這東西吧,并不能遮蔽他的視線,而對方的行動模式也近乎是本能一般出現在腦中,明明沒有開掛,但表現確像是開圖一樣。

  “放榜了,該下去了。”

  一局打完,時間接近十二點,蘇晝笑了笑,隨后拍拍邵霜月的肩膀,示意她一起下樓看分然后吃飯。

  而邵霜月正在屏幕前碎碎念些‘修行這東西根本就是開掛吧?’‘為什么我陰影撞他都能跳刀躲開啊?’這種充滿了怨念的話,感覺都快要咒怨化了。

  “不行,我也要修煉!晝哥你教我呀!”思來想去,邵霜月覺得陣容和思路都沒問題,自己和頂級高手差的就是一個修行了,當即立下誓言,賭咒發誓:“等我也開靈成功,不把這群菜雞打的叫媽媽,我就刪了這傻逼游戲!”

  “……以前看見你學習成績被人壓一頭,都沒這么生氣。”

  如果被虐可以增加邵霜月對修行的決心,那蘇晝覺得,還是多讓她被虐幾次比較好。

  這種自發渴望修行的意念,遠比一切勸告督促來的有用。

  帶著筆記本,和邵啟明一起來到客廳,蘇晝在眾人面前打開圣舉選試的官方網站,兩家人就這樣等到十二點,然后輸入準考證號碼。

  能夠看見,蘇晝的名單下,那明晃晃的成績數字。

  語文:143分。

  數學:150分。

  格物:290分。

  其他:138分。

  總分:721分。

  “哈哈哈哈,不愧是老子的兒子!”

  “哈哈哈哈,不愧是老娘的兒子!”

  “哈哈哈哈,不愧是我!”

  雖然早有預感,但是當這個過去基本可以當省狀元的成績出現時,蘇家一家三口人都大笑出聲,發出同步率極為一致的狂放笑容——單單從這點看,真可謂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而邵家一家人也同樣祝賀,哪怕是有些被游戲打懵了的邵霜月也反應過來,驚呼出聲,然后連道恭喜。

  吃了智慧果后,蘇晝的記憶力和各方面思維能力都大幅度提升,扣分點主要在于語文方面的作文,格物方面生物上的一些瑕疵,還有大概是歷史方面出現的一點小紕漏,總的來說,根本不算什么。

  721分這個成績,相對于當初蘇晝模擬考時559分而言,真的可謂是突飛猛進一般的進步。

  不過,這個成績,在今年,其實還算不上真正的怪物。

  邵啟明的準考證號碼輸入,出現在眾人面前的,是一排堪稱匪夷所思的數字。

  語文:148分。

  數學:150分。

  格物:300分。

  其他:145分。

  總分:742分。

  近乎于滿分的成績。

  別說是省狀元,這是全國狀元級。

  一時間,邵南天和文月風都忘記了高興,只是眨了眨眼,他們互相對視了一下后,看了看邵啟明,又看了看邵霜月,緊接著一臉恍惚地陷入沉默,整個大廳都沉默了起來,只剩下電視新聞的聲音。

  但蘇晝卻頗為不給面子的打破了這沉悶的局勢。

  “咋回事啊啟明,語文扣兩分也就罷了,你作文寫得一向是中規中矩,怎么這個其他還扣了五分啊?”

  他這個意思,居然卻是不怎么滿意,覺得邵啟明應該拿滿分的樣子。

  “我猜應該是超凡歷史和正常歷史對照那里出現了點小問題。”

  邵啟明也是一臉慚愧的模樣:“唉,原本很自信,覺得全都記住了,現在想來,應該是過于年輕犯下的錯誤。沒有拿下滿分,很慚愧,對不起父母,對不起大家,對不起祖國,對不起老師等人的栽培。”

  而蘇晝拉長了腔調:“看你這么誠懇的份上,這次原諒你,下次注意啊。”

  邵啟明連連點頭:“沒問題——可什么時候有下次呢?”

  “那當然是下輩子呀!”

  “你們兩臭小子,講相聲呢?”第一時間反應過來的是邵南天,當即他便笑罵一聲,然后用力抱了抱自己兒子,沒有多說什么。

  “我呢我呢?”

  而坐在輪椅上文月風對著邵啟明張開手,邵啟明也非常配合的低下身,抱了抱對方。

  不過,這一次圣舉選試不一樣的地方,就在于并不僅僅只有正常學科的成績,倘若是有望于修行的學生,還會有靈測的成績評價。

  靈測的成績評價出來的比較慢,過了十幾分鐘才會出現。

  “今年的重點線,已經飆到了631分……我的天。”

  在這段時間中,寧時雨翻看了一下全國書院的招生標準,頓時一臉驚悚的表情:“孩子他爸,咱們哪一屆重點線似乎只有565分?”

  “那年頭,530多分的時候都有。”

  蘇北落已經和邵南天喝了起來,一杯白酒喝了一半,曬黑的臉上都透露出一絲紅色:“看這樣子,估計又和靈氣復蘇有關吧。”

  這話的確沒錯是。

  哪怕是沒有開靈,只是受到靈氣浸潤,記憶力也會得到提升,一年的靈氣課,在考卷不變的情況下,幾乎可以說是全國圣舉選試學生的成績都向上浮動了兩層。

  不過,比起這個,最重要的是靈測的成績。

  姓名:蘇晝

  等階:超凡初階。

  靈力指數:30000以上,滿分。

  “看來上限也就是三萬了。”看到這里,蘇晝點了點頭。

  一般來說,哪怕是天賦異凜,覺醒階能有三萬左右的靈力指數就可以說是滿分。

  而蘇晝,則是因為三萬就是上限,不然他爆這個計數表少說二三十次。

  他卻是不知道,為了他,正國圣舉選試總辦公室甚至想過額外開一個超凡級的評分,但由于這個成績,估計未來也不會有多少人抵達,設計它很可能只是浪費時間,故而壓下不談。

  身體素質,蘇晝也是全方面滿分,一水的頂級,甲等等評價。

  肉體力量超過二十噸這個數據,哪怕是看數字,都覺得夸張,就算在場眾人已經看過當初的直播,且之后看過無數次后續的視頻,此時也再次發出驚嘆。

  最終一項,蘇晝的靈力本質為‘風雷’,評級,是甲上超等。

  要知道,許多因為靈氣復蘇而重新出現的史前巨獸,它們的評級都沒有甲等,而蘇晝被劃分為甲上超等,意味著他的存在,堪比那些需要現代軍隊圍剿的超級巨獸,甚至超過它們——不可謂不重視。

  這個成績,意思很明顯。

  在靈力這方面,蘇晝就是全國第一。

  而邵啟明的成績也相當不錯,有著覺醒初階,靈力指數5500左右的評價,已經算是相當高了——蘇晝這種怪胎根本不能拿去比較,應該和他比的,是各國各大超凡組織首領,正國圣席,還要是那種有著高等超凡傳承的圣席這種存在。

  而邵啟明的靈力本質是,是光和木,評級也有令人驚訝的甲等——畢竟是親和力為85%的甲等天才,又有稀罕的治療天賦,有這個評級并不奇怪。

  事到如今,正國三家甲等超凡書院的招生標準也都出來了,需要圣舉選試正常科目655分以上的成績,亦或是乙上,甲等的靈氣天賦。

  三大學院,都統一招生3500人,這人數聽上去很多,實際上,全國加起來也就一萬多人的名額……和圣舉選試近千萬人的總人數相比,這已經是千分之一的標準了。

  雖然這個標準高到夸張,但以蘇晝和邵啟明兩人的成績,他們基本不需要去思考去哪個學校的問題,應該是哪個學校來找他們的問題。

  “來來來,今天不醉不歸!”

  “你們兩小子也喝一點,就當是陪陪我們!”

  知曉成績后,還能多說什么?兩家本就難得聚在一起,自然是開杯慶賀了——蘇晝和邵啟明本是不喝酒的,但今天特殊一點,開心最重要,便陪著長輩喝了幾杯。

  這段時間,無論是蘇晝邵啟明年青一代,還是兩家長輩,都有打電話過來,發微信短信詢問成績的朋友,而在得到令人驚嘆的回答后,也都是一水的恭喜和祝福。

  “哈哈哈。你問我多少分?721!”

  “誒,小徐啊,你先別罵娘,我再告訴你一個好消息——啟明他成績是742!”

  “哈哈哈哈,你以為過了七一十分就能裝逼了?想不到吧,我反超你了!”

  “對唔住,修行好就系可以為所欲為!”

  掛了同樣考了七百多分的徐銘的電話,蘇晝原本興奮開懷的表情,卻稍微平緩了下來。

  徐銘那意圖裝逼,反而被裝,發出的做作慘叫,反倒是令他想到了馬竟,想到了那些平日可能一直都在努力學習,但是因為沒有修行天賦,以至于在最后一年被其他人反超的學生。

  “六百三十多分的重點線……以前的尖子生,如果一不小心,一不小心,恐怕甲等書院都去不了了。在這方面,體育競技和學習,又有什么區別呢?哪怕是日后工作,修行水準也必然是一個很重要的標準。”

  他找個借口出去吹風,看著邵家翠綠的后院,心情有些復雜:“時代的浪潮就是這樣無情,和努力無關,和堅持無關,只要出現,便是傾覆,就必然有人被淘汰。”

  “如果說,這就是奇跡的時代,那么我毫無疑問迎來了自己的奇跡——可這些人的奇跡,又在哪里?”

  “奇跡無處不在。”此時,雅拉的聲音幽幽浮現,它從蘇晝的鬢發中爬出,笑著說道:“修行是一條路,既然是路,就總有彎道超車的機會,其中最正統的一條,便是超凡階的靈氣器官改造,在這一階,絕大部分天生的天賦都會被大大拉平,原本天賦越差的人,得到的好處就越多。”

  “當然,成為超凡,對于你們現在這個時代還是比較困難的,但除此之外,也有許多方法可以突破天賦的瓶頸——服食魔藥靈丹,移植血脈,改造手術……它們都可以,因為道路就是這樣,條條大道通真理,只是有人初始崎嶇,有人初始通暢,可只要堅持下去,擅長去尋找,它總是會出現。”

  “是的,我理解這些。”安靜的聆聽雅拉的話,蘇晝并沒有感慨,他也很清楚:“人生總有不公平,但絕對的公平,也從不存在。”

  所以,他便笑著抬起頭,看向頭頂的光芒,輕聲道:“我既然是天才,便是這個時代的先驅者——如若有惡蔓延,我便將其斷絕。”

  “這或許,便是噬惡魔主這一神通的真意。”

  就在蘇晝抬頭,直視頭頂那耀眼太陽的時候,他的手機傳來了鈴聲,急奏的鋼琴曲響起,蘇晝不禁看向屏幕上的號碼。

  然后,不由得為之一愣。

  【0-0-0】

  傳說中的,中央三十六圣委員會的,專屬通訊號碼。

  “我原本還以為是派輛車接我,然后去什么神秘的辦公室和一群全息投影交流,沒想到居然是最普通的打電話啊……”

  蘇晝對此并不是特別驚奇,畢竟,他的去向,真的可以算是足以影響一國的決策方針了,無論自己想要去哪個學院,哪個學院就自然要準備一系列專屬于他的培訓課程——超凡階和覺醒階可是兩個世界,無論是誰都很清楚,他基本不可能和同齡人一起學習。

  “喂,您好,我是蘇晝。”

  與此同時,邵宅內。

  長輩已經喝的迷糊了起來,此時正趁著興致,追憶當年之勇,邵啟明在吃完后,也真的如同植物一般,挑著有太陽光照的地方鋪了張毯子躺下,居然是打算曬著太陽午睡。

  唯獨邵霜月百般無聊,不知道是回樓上繼續打游戲好,還是等會找一下蘇晝,詢問一下修行方面的事宜好。

  而就在這時,她卻隱約聽見,自家后院門后。傳來了蘇晝略顯驚訝的聲音。

  “咦,您說什么?!”

  “由我來當教授?!”
东升娱乐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