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說網 » 歷史小說 » 搶救大明朝 » 正文
| 繁體版

第870章 什么?大清沒了! 十七

溫馨提醒:“注冊會員”無彈窗廣告,同時建議您收藏,以便能夠輕松訪問!


  “四貞姐姐,他們怎么把你也給關進籠子了?”阿吉格一看自己的“好姐姐”也給關起來了,頓時就不答應了,“你們這里誰管事兒啊?快出來......”

  看守范文程、孔四貞兩夫婦的是新軍第十一師的副連長陳永華,就是那個陪著鄭茶姑一塊兒到南京的陳永華,那時候他還是個十來歲的毛頭小子,但是如今已經是個二十歲的英武青年,去年從講武堂畢業,被分配到十一師當排長,現在升了一級,當了個連副。

  他這會兒正押著范文程、孔四貞還一大堆雜七雜八的人在城門等候命令(送哪個監獄),卻看見個挺漂亮的刁蠻丫頭跑出來和孔四貞說話,而且說什么他一個字都聽不懂(阿吉格說的是滿洲話),所以就大步上前了。

  “你這‘阿套’(丫頭)哪里冒出來的?快走,快走......”

  阿吉格看著這個高高瘦瘦,還有點黑的青年軍官,兩手一叉腰,小胸脯一挺,哼了一聲:“你知道我是誰嗎?”

  陳永華看了看她,又看了看跟著她的太監,已經明白了,這丫頭一定是宮里的什么人。

  不過他也不怕什么,他可是管鄭茶姑叫“茶姑阿姐”的!

  有后臺的陳永華抱了抱拳:“下官陳永華,有公務在身,奉命押送罪人到徐州。”

  “你胡說!”阿吉格氣呼呼指著孔四貞說,“四貞姐姐不是罪人!”

  陳永華居然點點頭,說:“孔四貞的確不是罪人,是她自己要搭車的,我也沒有辦法啊!”

  這還真是的!孔四貞本來是出賣范文程的“功臣”,而且她也不在追究之列,根本不需要陪范文程一起坐囚車的,可她非得跟著,還一路伺候范文程,還要照顧女兒,看著就讓人同情啊......真是賢妻良母啊!

  搭車?

  阿吉格愣了愣,什么車不好搭,非要搭個囚車?

  孔四貞這個時候已經開口解釋了:“公主,是奴要陪著相公一起做囚車的......一日夫妻百日恩,奴總要陪著相公走完最后一程的。相公,你說是不是啊?”

  范文程翻了翻眼皮,這個好娘子倒是能裝啊!明明是她把自己賣給大明的,卻還要裝什么賢妻良母,還一路相陪......這個婦人不僅狠毒,而且還心機深沉,不得了啊!

  阿吉格哪兒知道孔四貞的心機,看著她陪范文程一起遭罪的樣子,就對身邊的太監說:“小貴子,你給我守著四貞姐姐,我去和皇上求情!”

  吩咐完畢,阿吉格帶宮女和侍衛,騎上兩匹矮胖子馬,一溜煙奔云龍山而去了。

  就在阿吉格往云龍山去的時候,朱皇帝也正在和人討論處置范文程這種大漢奸的問題。

  大漢奸當然要嚴懲的!

  但是具體怎么嚴懲,也是個需要仔細考慮的問題。

  “陛下,臣以為天下紛亂之際,因為種種原因投靠東虜、流寇的人不少,什么人應該問罪,什么人不應該問罪,朝廷必須要有個明確的說法。”

  正在說話的是三朝忠臣駱養性,他是帶著忠臣證書投靠李自成的,之后又在看到洪承疇的尸體后獻了北京城,又當了三臣,現在跟著布木布泰回歸(布木布泰沒到,他是打前站的),是四臣了。

  雖然當了四臣,但是誰也不能否認他是忠臣,而且還是三朝忠臣,大大的忠良!

  以后忠臣列傳中肯定有他一份的。

  他之所以不跟布木布泰慢慢晃悠,而是直接來了徐州云龍山,也是為了效忠大明——他得向朱皇帝進諫,請朱皇帝妥善處置漢奸和東虜,特別是漢奸。

  “那是自然的!”朱慈烺笑著點頭,似乎很認同駱養性的話——當漢奸還有理了!

  這個駱養性的臉皮真的是和城墻一樣厚啊!

  駱養性不知道朱皇帝的心思,還接著往下說:“臣以為,有罪無罪,罪大罪小,當赦不當赦,最重要的標準就是一個,便是對大明忠不忠,他們的行事對大明是有利還是不利!”

  這個......

  朱皇帝不得不承認駱四臣的思路是清楚的!

  朱慈烺不能站在民族的立場上去看問題,必須站在大明王朝的立場上看問題。

  因為他必須把大明看成代表華夏根本利益的正統!

  要不然,他自己都站不住腳。

  駱養性拈著花白的胡須,緩緩地說:“胡虜侵入中原的大難,歸根結底是因為有人開了山海關!而大明得以中興......卻也是因為借師助剿!而且陛下當日,也下詔給吳三桂,令他放棄山海關南下,是不是也存了放胡虜入關和流寇相斗的心思?”

  好一個駱養性!

  朱慈烺沉默不言。

  駱養性又道:“當日若以拒胡虜于外為上,山海關諸將就必須歸順流寇......因為北京淪陷,后勤斷絕,將士膽裂,唯有投靠新主才能振奮士氣。

  而山海關諸軍一旦歸順流寇,如今天下姓李還是姓朱?”

  朱慈烺依舊沉默。

  他知道駱養性點中的問題的關鍵......大明放棄北京,又撤守山海關,就等于拋棄北方止損,同時也暫時放棄了正統。而李自成在短時期內,就擔起了華夏天命。

  而山海關,則是大明留給李自成的一個定時炸彈,一下就炸掉了李自成的天命。

  大明現在得以復興,也因為李自成丟了天命,要不然朱慈烺早就死去多年了......

  駱養性又哼了一聲:“甲申年的天傾,老臣是親身經歷的,而且老臣這十年來歷仕順、清兩賊,最知道他們是什么貨色,也看清了北直隸的人心......流寇沒來的時候日盼夜盼李自成,流寇來了又開始思念大明,等東虜殺過來,哼哼,又覺得李自成還行了。

  太上皇在位的時候,才向北直隸的官員、百姓要了多少銀子?在位十七年,也不知道有沒有拿他們兩千萬?他們還覺得不好!還要唱歌迎闖王。后來李自成來了一個多月就拷掠出三四千萬。他拿了那么多錢,北京城卻連一日都不曾守過!

  再換了多爾袞,光是一個占房,一個圈地就拿下幾個億的產業,不知道多少人家破人亡!不過這苦頭,多半也是自作自受。”

  當時北方大部分地區都在唱歌迎闖王,大家都開心得不得了,那時候朱慈烺不止損還能怎么辦?賠上一切去替李自成守山海關?就算他能答應,山海關上那些人也會把他綁了賣給多爾袞......李自成進了北京城一頓拷掠,又不可能給山海關上的四五萬人發糧發銀,這群人要吃飯要活命,投靠東虜幾乎是肯定的!

  “呵呵,”朱慈烺笑了笑,“朕明白......借師助剿雖然不是朕下的旨,但的確救了大明,所以不是罪,而是功!”

  “陛下圣明!”

  朱慈烺問:“那么漢奸的罪,東虜的罪,又是什么?”

  駱養性說:“叛國助虜與朝廷為敵之罪,背盟掠地之罪,屠城濫殺之罪,盜掘孔林之罪......攤上一條,都是十惡不赦!”

  朱慈烺點點頭,深以為然:“就這么辦了......那個范文程,應該能攤上十惡不赦吧?”

  駱養性笑道:“這人活該凌遲處死!老臣建議,就殺給布木布泰看看......如果他兒子金福臨敢犯下十惡之罪,將來也逃不了一剮!”
东升娱乐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