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說網 » 歷史小說 » 躺著就變強了 » 正文
| 繁體版

539 爭論和傳遞

溫馨提醒:“注冊會員”無彈窗廣告,同時建議您收藏,以便能夠輕松訪問!


  聽到絕寂的回答,天劍長老說道:“我們的體內雖然有著妖魔的血脈,但卻也同樣有著人類的血脈……”

  “能一樣嗎?”絕寂冷笑道:“人性柔和、多變、平緩,妖性則充滿了侵略性。”

  “一個人類,他最多就是自私、無死、好人、壞人、冷漠、熱情……”

  “這些性情上的分別,在妖的身上也會有,對妖幾乎沒有影響,但妖性呢?”

  “有喜好食人的,有同類相食的,有目無綱常、逆反人倫的,還有天性嗜殺、殘忍無情的……這些是妖的本能,一旦妖魔血脈覺醒,幾乎不可抑制的本能。”

  絕寂搖了搖頭:“人性就好像是一杯水,妖性則如同一杯墨汁,兩者混合,水注定會被墨汁侵染,或淡或濃罷了。”

  天劍長老說道:“難道人性之中就沒有這些嗎?同樣會有逆反人倫之輩。你不要把什么事情都推給妖魔血脈。”

  “人這樣的叫做瘋子。”絕寂語氣冰寒道:“但妖這么干,對他們來說卻是天經地義般的本能!”

  天劍長老:“我和兩位師兄踏入畸變,卻又被救了回來,這百年來為了護佑人族,自問沒有做出任何一件不義之舉。畸變都能壓制,何況妖性?妖也是能教化的,正所謂有教無類,這才是人族文明的根基。”

  “天魔入侵這么多年來,人族之中發生了多少可歌可泣的故事,又有多少英雄豪杰為了保衛人族而犧牲。”

  “上到九境修士,下到平民百姓,一代一代,有多少人都在為人族,為了我們文明之傳承而默默付出?”

  “絕寂,這些你難道都要視而不見嗎?”

  “那不過是因為天庭壓住了他們體內的妖魔血脈。”絕寂目光開闔之間,宛如有萬道劍光在閃爍,四周圍的劍靈堂飛劍不斷震動,一一倒下,宛如是參拜劍中帝王。

  天劍長老:“那是因為天魔入侵,因為天道扭曲,連續的大難沒有給我們引導妖性的時間,只能暫時強壓。”

  “如果妖魔血脈沒有被壓制住會是什么結果,難道我們沒有看到過嗎?”絕寂的聲音越來越冰冷,一句句話宛如利劍出鞘,劍氣四溢:“我到現在都記得冰秋是怎么死的。”

  絕寂的目光微微朦朧了一陣,似乎在回憶過去的某個畫面。

  “那個渣滓最后說了什么?嗯……好餓啊……我真的忍不住啊。”

  “這句話我永遠不會忘記。就是在那個時候,我開始明白……”

  “……妖終究是妖。”

  下一刻,劍氣沖霄之中,整個劍靈堂的空間發生了奇妙的變化,四周圍的飛劍或長或短、或歪或斜,就好像進入了曲面鏡一樣。

  那是因為劍靈堂的空間被切短了。

  天劍長老瞬間凝重起來,一字一頓道:“混沌天罰劍,你果然學會了嗎?”

  絕寂:“我無數次看著冰秋施展這門劍術,無數次和她一同施展這門劍術。這對我來說就像吃飯喝水一樣自然。”

  與此同時,萬劍匍匐之中,一把純白色的飛劍嗖地一下破空而起,散發出森森劍氣。

  看著這把飛劍,絕寂淡淡笑道:“我回來了。”

  眼看著飛劍正要飛向絕寂的時刻,天劍長老的虛影陡然浮現,劍光一閃之間,宛如隔絕空間,直接攔住了飛劍。

  絕寂冷冷道:“你要阻我?”說話間,便看到層層疊疊的劍光從他的體表爆射而出,如同萬劍護體一般,轉眼間包裹住了他的身體。

  天劍長老:“煌日劍甲……以十萬兇劍鍛造……萬仙島果然把他給你了。”

  “不錯,正是可以和龍象袈裟媲美的煌日劍甲。”絕寂說道:“天劍,你是我看著長大的。今日我來取回劍身,本不想和你動手。”

  看著分毫不退的天劍長老,絕寂說道:“你會的劍術,我全都會。再加上這煌日劍甲和混沌天罰劍……”

  “就算你今日仗著修為和畸變之力能夠勝我,又有多少余力前往天庭?你已經快要徹底踏入畸變了吧?不然上一次天魔臨城,你不可能無動于衷。”

  “如果你在天庭徹底畸變,那才是巨大的威脅。但如果在西岳城畸變,那你自己就會終結自己。”

  “所以你今天就算收了我,也不過是在大羅天論道上少了個對手而已。”

  “而沒有你壓陣,大羅天論道之上,則天庭必勝。”

  絕寂嘆息道:“老實說,雖然我不想和你動手,但是如果你今天和我一戰的話,天庭也算是提前奠定了勝局。”

  “這種結局,我也未嘗不能接受。”

  天劍長老知道對方說的沒錯,如果沒有他壓陣的話,本來就占據優勢的仙人一方,更可以肆無忌憚的操縱比賽。

  但是如果被絕寂取回了劍身……

  “九境的絕寂劍,九境的煌日劍甲,還有混沌天罰劍。人族之中,真的還有人能戰勝他嗎?”

  “但如果我今天把絕寂拿下……”

  如果今天和絕寂一場大戰,拿下對方,天劍長老也不敢肯定自己還能不能堅持去到大羅天論道上壓陣。

  是相信年輕一輩可以戰勝絕寂?還是相信自己可以在出手之后堅持到大羅天論道?

  “年輕一輩……”

  這個時候的天劍長老,突然想到了之前天魔圍攻西岳城的那一幕。

  他的眼前似乎又浮現出了周白一劍斬退天魔的那一刻。

  那是如此的不可思議,宛如奇跡,卻又實實在在的發生了。

  ‘如皎皎所說,周白的確是能帶來奇跡的人。’天劍長老心中微微一笑:‘皎皎是我們之中修為最高深的一個,唯一天道扭曲之前,就踏入第十境的修士,她說周白能夠帶來奇跡,是萬年不出的絕世天才,那就應該是了吧。’

  接著他又想起了李修竹,想起了他們的畸變武器計劃。

  ‘聽說李修竹已經能夠使用化血神刀了,計劃順利的話,恐怕真的能制造出新的畸變武器。’

  ‘這一次去天庭,我也要掩護他們救人。’

  絕寂眉頭一皺,看著對方撤去的元神力,有些意外,他本來以為天劍寧死不屈的性格,會不顧一切將他鎮壓在此的。

  隨著天劍撤去力量,白色的飛劍已經飛入了絕寂手中,一股血脈相連的感覺涌入了他的心頭。

  不過絕寂還是疑惑地看著天劍:“天劍,沒想到你會放手。百年過去,你終究不是過去的天劍了,終點將至,你也害怕死亡了嗎?”

  天劍淡淡道:“絕寂,薪火相傳,一代又一代的傳承,這才是我們的文明,死亡本就是我們的一部分。”

  天劍微笑著說道:“新一代已經漸漸成長了起來,而我的職責也終將交給他們。我并非恐懼死亡,我只是想再多為他們爭取一些時間。”

  “絕寂,不要隨意剝奪自己、剝奪下一代的希望。”

  “我們這一代無法解決的問題,下一代,下下代,只要人族還存在,只要我們的文明還在傳承,終有一天他們會超越我們,解決我們也無法解決的難題。”

  絕寂冷冷道:“愚蠢。”說完整個人化身一道劍光,已經飛出了劍靈堂。

  ----

  就一章了,大羅天論道就快要開始了,神、仙、天魔、四大宗門……一個個勢力,一個個人都將因為不同的理由和立場激烈地碰撞在一起,我今天要緩一緩,好好整理一下。
东升娱乐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