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說網 » 歷史小說 » 躺著就變強了 » 正文
| 繁體版

447 毒性

溫馨提醒:“注冊會員”無彈窗廣告,同時建議您收藏,以便能夠輕松訪問!


  對著周白出手的女子名叫姚穎,乃是瘟部的一名七境修士。

  要知道七境修士可不是大路貨,在任何地方都足以成為管理層。

  像是四大道校的高層也不過就是第7境、第8境而已。

  至于第9境,距離道化度100%的飛升境界也不過一步之遙,整個人族也沒有幾位,乃是修士中的巔峰。

  而瘟部的閻真君手下,類似姚穎這樣的7境修士,也不過只有兩名而已,其中一名谷嵐更是被他送去了化血神刀的祭煉之地,已然身死。

  可以說姚穎本身的修為、背景,都是一等一的強悍,不論是七境的修為,還是瘟部的背景,都讓她足可以在其他人類修士面前趾高氣揚,近乎為所欲為,此刻對著眼前的周白動手,更是沒有絲毫心理壓力。

  這一次姚穎過來,主要還是因為閻山等人回到中央城,然后拉人來西岳城買癸亥黑煞的事情被閻真君知道了。

  閻真君對此大為光火,直接派了姚穎過來,讓手下的這位7境修士監督閻山他們找回丹藥法寶,捉拿那名膽大包天的騙子回去。

  所以一看到周白的瞬間,姚穎便直接出手了,她這一爪抓出,更是直接使用了混元擒拿手。

  這混元擒拿手乃是天庭瘟部很出名的一個元神道術,通過采集五種劇毒精華,混入元神,凝練出一只元神力大手,可以爆發出極強的力量,瘟部人馬幾乎個個都會。

  當初狼頭一行,就曾經一同施展這門道術,想要抓捕周白飾演的誅仙劍。

  此刻姚穎施展出來,威力更是強勁,便看到一只五彩大手從天而降,將周白的身影整個籠罩了起來。

  撲面而來的勁風將周白的頭發吹的獵獵作響,巨大的五彩手掌就宛如一亮卡車般撞了過來。

  一旁的閻山等人眼睛瞪大,一臉擔心地看著周白,可惜姚穎這次是震怒的閻真君親自派來的,對于自己父親那刻在骨子里的害怕,讓他們根本不敢阻攔姚穎。

  閻山也只能傳音道:“姚姐!你輕點,別傷了他。”

  姚穎卻是卻是冷冷地盯著周白,絲毫沒有留手的意思,她根本不打算和周白廢話,直接打暈了帶回中央城,手下的一堆修士自然有的是手段料理他。

  但是這只大手抓在周白的腦袋上之后,掌腦相擊,發出一陣巨響,周白卻是一動不動,微笑著看向她。

  姚穎微微一愣,語氣之中帶著一起驚訝:“嗯?我的混元擒拿手竟然還拿不下你?”

  周白微笑道:“小姑娘,你為什么第一次見面就想要打我古天樂?我們之間是不是有什么誤會?”

  姚穎智慧-5

  “小姑娘?”姚穎冷笑道:“古天樂,你聽沒聽過一句話,叫做仙神不可辱?你竟然該欺騙瘟部正神之子,天下雖大,卻也無你容身之處。”

  姚穎的語氣之中,充滿了一種高高在上的韻味,這也是她的一種習慣了,畢竟身為天庭瘟部的修士,其他非天庭體制的修士,在她看來也不過是土包子,是屁民,是她的施舍對象,怎么能入得了她的眼。

  姚穎說罷,元神力一陣震蕩,混元擒拿手的力量爆發之下,射出道道五彩光輝,狂暴的力量擠壓著空氣四面撞擊、震爆,在地面、墻壁上撞出了噼啪脆響,撞出了一道道裂紋。

  在場眾人甚至能感覺到一股淡淡的甜香傳了過來,微微聞到,都有一種肉身酥麻的感覺。

  這是姚穎爆發力量之后,混元擒拿手中的五毒精華蔓延了出來,光是聞一聞,就足以麻痹五境之下修士的肉體。

  閻山臉色一變,拳頭忍不住捏了起來:“姚姐!別傷到古大師!”

  姚穎控制著混元擒拿手將周白整個抓住,慢條斯理道:“放心,我控制著力量呢,傷不了他。他現在已經暈了,正好帶他離開……”

  就在這時,被抓著的周白無奈道:“小姑娘,有話慢慢說,我古天樂出了名的以理服人,我們不要動不動就用暴力解決問題好不好?”

  姚穎智慧-10

  姚穎一臉驚訝地看向古天樂,她剛剛的一招混元大擒拿,就算是六境修士都不可能隨隨便便就硬抗了,這古天樂用頭硬接,看起來怎么像沒事人一樣?

  “高手?”

  姚穎再次爆發力量,這次卻是不再留手,便看到五彩大手一陣膨脹,已經化為一片云霧將周白的身體徹底籠罩。

  同時姚穎張口一吐,平日一直溫養在她體內的五毒神砂已經混入云霧之中。

  這是混元大擒拿的進階道術五毒彩云障,可以完美爆發出使用者的元神力,其中蘊含的五毒神砂更是由姚穎祭煉了整整十二年,耗費了無數資源,不但有洞穿合金的穿透力,本身更是銷魂蝕骨。

  姚穎曾經用這招在頃刻之間,將上萬名天魔煉成了一灘膿水。

  伴隨著這一片五毒彩云障的出現,整個房間中立刻充斥了一陣香甜氣味,閻山等人立刻臉色大變地向后退去,屏住了呼吸,爆發出一陣陣元神力擋住毒素。

  閻山面色驟變道:“姚姐!”

  姚穎淡淡道:“放心,死不了。我控制著接觸他的毒性,最多麻痹他。”

  而伴隨著五毒彩云障的出現,雖然五毒彩云障只是包裹著周白,但房間中還是不斷響起滋滋的聲響,便看到各種桌椅家居、墻壁地板都在一聲聲滋滋響動之中被不斷溶解、液化。

  他們甚至沒有接觸道真正的五毒彩云障,僅僅是接觸到了無毒神砂散發在空氣中的一點點毒性,就開始溶解了。

  而被毒障籠罩的周白卻是毫發無傷,他的身體在數重防御加成之下,最不怕的就是這種持續性的傷害,根本連他的防都破不了,還不如某些一次性爆發的能力對他的威脅更大。

  周白一步踏出,微笑著說道:“小姑娘,你聽過癸亥黑煞嗎?”

  姚穎控制著五毒彩云障,感覺自己包裹的東西簡直就像是一座山一樣。

  就好像是山體移動、山體滑坡,她雖然拼盡全力,竟然也無法阻止對方走出來,眼睜睜看著周白走出了毒障,隨手一甩,就將纏繞在他身上的毒障直接給震開了。

  姚穎這下終于無法再維持淡定,大吃一驚:“怎么可能?毫發無傷?”

  周白:“沒有什么不可能。我古天樂苦修煉體之法二十載,普通的攻擊手段怎么會對我起作用?”

  姚穎智慧-10
东升娱乐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