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說網 » 歷史小說 » 躺著就變強了 » 正文
| 繁體版

415 監控

溫馨提醒:“注冊會員”無彈窗廣告,同時建議您收藏,以便能夠輕松訪問!


  實驗室所在的峽谷北方,大概十公里外的一處山巖下方,一道道黑色的天魔組織不斷在山巖之中緩緩蠕動,變化,就好像是潛伏在地底的怪獸一樣。

  在這怪獸中央的位置,狼頭一行人被一根根黑色金屬刺穿了四肢、胸口,鎖定在了地面上。而其中兩名修士已經倒在了血泊之中,直接失去了氣息。

  在他們的面前,許德拉和戈里尼奇的金屬腦袋從地里鉆了出來,一臉殘酷地看向幾人。

  雖然周白逃走之前,盡量給狼頭等人拖延了時間,創造了機會,但這里畢竟是天魔的占領區。

  面對隨意就可以調動幾萬、十幾萬天魔的許德拉和戈里尼奇,狼頭等人也沒有周白的逃跑手段,最后自然還是許德拉給抓住了。

  而且許德拉沒有一開始就抓捕他們,而是一路暗中追蹤,來到了實驗室峽谷這邊才下手抓捕,然后一邊審問一邊等待,同時派出毫米大小的天魔探測機器人,進入峽谷內外進行探測。

  接著他們冷眼看著幾隊人馬先后進入實驗室大門,他仍舊穩坐釣魚臺,絲毫沒有要出手的樣子。

  對他來說,這處地方就好像是個魚餌,他只要等在外面,等著越來越多的人類咬餌就好了。

  不過除此之外,他還想弄清楚這到底是什么地方,對人類來說代表了什么。所以才有了大量的偵查機器人和眼前的審訊。

  此刻的巖層下,只見一條蛇尾緩緩掃在一名青年修士的身上,許德拉陰森的聲音響了起來:“給我好好看看,這里面到底是什么地方?這和你們說的實驗室,可是不太像啊。”

  便看到此刻狼頭一行的面前,幾十個碩大的屏幕上,放出來的正是峽谷內外,還有實驗室大門內外的景象。

  看著那亭臺樓閣,云端宮廷,狼頭一行人都露出了震驚之色,似乎他們也沒有想到實驗室的大門進去,竟然會看到這種地方。

  而聽到許德拉說的話,狼頭看向年輕人:“昌明,不要害怕。就算我們今天死了,其他人也一定會成功的。就算其他三隊人都失敗了,總有一天天庭也會成功的。”

  被稱為昌明的年輕人卻是充耳不聞,身體害怕得不斷抖動,眼睛時不時掃過同伴的尸體,身體抖得越發厲害了。

  許德拉嘿嘿笑了起來:“死,可沒那么簡單。電擊、毒藥、還有神經毒素……嘿嘿嘿嘿,真的很疼啊。”

  說著他的聲音變化,似乎放出了一段錄音,錄音中是一個男修士的聲音,不斷叫著好疼啊,好疼啊。

  那是同伴死前的哀嚎聲,聽得昌明越發害怕,雙眼中的恐懼之色越來越重。

  說著,許德拉話鋒一轉:“但是你肯好好配合的話,不但不用死,我還可以將你改造成天魔,長生不老,不死不滅,豈不是比你辛辛苦苦的修道瀟灑太多。”

  狼頭大喊道:“昌明,你想想我們是怎么來的,這些家伙是仇人啊!!我們的爸媽都是死在天魔戰場上的,你不要怕他們!大不了就是死!你怕什么!!”

  昌明的手卻還是抖個不停,看著屏幕中的畫面,緩緩說道:“這里……這里有點像是以前的天庭。”

  “噢?”許德拉的目光微微一亮。

  另一邊的狼頭怒道:“昌明……”不過下一刻,他就被堵住了嘴巴,元神力更是早被藥物封鎖,再也發不出任何聲音來。

  許德拉的蛇尾巴緩緩掃過昌明的肩膀:“繼續說,以前的天庭,那是怎么回事?”

  昌明咽了咽口水,不敢看狼頭的目光,自顧自地說道:“據說以前人妖大戰的時候,天庭也是站在人類一方的。曾經發生過妖仙、邪神們攻打天庭,在天庭血戰的事情。”

  “那一場大戰打得日月無光,山崩陸沉,天庭盡毀。后來的昆侖天宮,還有現在中央城的彌羅天宮,全都是之后重造的。”

  “據說那人妖大戰前的天庭,分為東西南北四大天門,我看和眼前這個畫面里的很像。”

  “噢?是這樣?”許德拉和一旁的戈里尼奇,對眼前的狀況感到意外。人妖大戰在天魔出現之前,對于其中的各種內幕、背景,天魔自然沒有天庭的修士了解。

  就在這時,畫面中一道黑線劃過天空,是周白御劍趕來,飛向了實驗室的位置。

  看到畫面中的景象,狼頭的目光似乎微微一亮,一旁的許德拉也微微興奮了起來,伴隨著尾巴的搖晃,就想要立刻出動,抓下周白。

  卻聽到一旁的戈里尼奇在通訊網絡中說道:“不要動手,你沒聽這幫人類的目的嗎?他們會內斗的,讓他們現在里面內斗,我們就守在外面,誰出來抓誰,直接就立于不敗之地。”

  許德拉聞言覺得對方說的不錯,雖然他很像立刻沖進去,把周白這家伙給抓起來狠狠羞辱、折磨,但還是按耐住了心中的沖動,靜靜地觀察著畫面中的情況。

  便看到周白所化的飛劍一沖入實驗室的大門之中,便來到了北天門的位置,被一名修士徒手抓住。

  看到這一幕的狼頭心中一驚:“遭了!是谷嵐!他想收了誅仙劍?這一下如果打起來,萬一兩敗俱傷,那就是便宜了天魔啊。”

  狼頭看了這么久天魔門的監控視頻,對于實驗室門后的情況也算是有些了解了。

  雖然不知道為什么進入實驗室大門之后,會來到這么一處天宮之中。但狼頭看著進去的好幾批人,也知道進入后會隨機被送到東西南北四座天門之前。

  而谷嵐則和他同為瘟部修士,他是非常清楚對方的實力的。

  那是第7境的大修士,走的是斧圖路線,第七境更是修煉了天庭特供的青龍圖,提煉了天庭保存的青龍血脈,十年來苦修元神、肉身,不論道化度、元神力、肉身、武道都處于第7境巔峰中的巔峰。

  在他們這一批趕來的瘟部修士之中,谷嵐的實力當屬第一,也是四個小隊里唯一一個獨自一人一隊的修士。

  而且谷嵐此人心狠手辣,乃是瘟部真君們最喜歡的一把刀,不知道為他們處理了多少人體實驗的修士、畸變體,不論是戰斗經驗還是意志,都遠在狼頭之上。

  ‘可惡,誅仙劍和我們交手時展露出來的防御力,我們八個人都無法破開,似乎在第七境之上?不過無人祭煉,現在不知道還剩下多少力量。’狼頭心中焦急無比:“但就算谷嵐鎮壓了誅仙劍,也必然會力量受損,對接下來的局勢不利。”

  思索間,狼頭緊緊地盯著屏幕,擔心著接下來的發展。
东升娱乐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