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說網 » 歷史小說 » 躺著就變強了 » 正文
| 繁體版

258 深淵之火5

溫馨提醒:“注冊會員”無彈窗廣告,同時建議您收藏,以便能夠輕松訪問!


  東華城500米的軍事區內。

  一座完全被一層層裝甲板封閉的巨大空間內。

  一名老者正亦步亦趨地朝著空間深處走去,伴隨著他的動作,他時不時地停下來,劇烈的咳嗽,咳嗽的力氣很大,就好像是要把整個肺都咳出來一樣。

  而伴隨著他的咳嗽聲,空間深處傳來一陣陣的咆哮,那咆哮聲聽上去撕心裂肺,充滿了怨恨和凄厲。

  聽到這咆哮聲,老人的眼中閃過一絲悲哀之色。

  幾分鐘后,他來到了空間的最深處,出現在他面前的便是一處半徑數百米寬的陣法。

  各種各樣的符箓、符文、刻痕密密麻麻地出現在地面、墻壁、天花板上,形成了數十層五顏六色的光膜,籠罩了眼前的空間。

  而在光膜的籠罩下,一道凄黑色的身影默默地蹲在那里,不停顫抖,發出陣陣咆哮。

  那是一頭形狀好似老虎一樣的野獸,渾身上下卻長滿了刺猬一樣的尖刺,還長了一對老鷹般的翅膀,銅鈴大小的眼睛之中卻是暴虐和怨毒,不斷朝著老人發出威脅的嘶吼聲。

  轟!

  便看到野獸直接沖了過來,一頭撞上了光膜,激烈的碰撞之中,道道電光在野獸的身上亮起,暫時將野獸擊退。

  “沒事的,云龍,快了,我很快就會治好你的。”看著不斷暴怒的野獸,老者的眼中卻滿是悲哀,但他的聲音仍舊冷冽:“怎么樣?有辦法嗎?”

  黑色的身軀從老人腳下的陰影里升騰而起,組成了邢軍的腦袋,他看著眼前的畸變體,嘴角露出一絲微笑:“應該沒有問題,根據天魔對畸變體的研究,他們的意識并沒有被完全破壞殆盡,只要能夠搶救出來,剔除其中的瘋狂和邪惡,重新換一個身軀,就有可能救回來。”

  “而重組意識,創造肉身,這便是天魔最擅長的事情。”

  邢軍遠程控制著這具天魔的身軀,一臉自信地看著身旁的老人,腦海中閃過了對方的資料。

  ‘東華城最高委員會的委員長……王玄化,第9境的大修士。竟然在軍區下面養了一頭畸變體,呵呵……真是了不得的新聞啊。’

  就在邢軍這么思考著的時候,一只枯瘦如柴的手掌閃電般伸了出來,瞬間抓住了眼前的天魔身軀。

  老人的語氣宛如阿拉斯加的寒風:“邢軍,天魔這種東西,我這輩子殺過沒有一百萬,也有五十萬了。”

  邢軍控制了一下這具天魔身軀,卻感覺到完全無法掙脫對方的手掌,那瘦骨如柴的身軀之中,似乎蘊含著難以想象的暴力。

  邢軍心中暗道:‘刀圖第9境的修為,我記得王玄化第9境選擇的是天庭特供的如來圖吧。也是當前東華城之中,唯一的第9境修士’

  王玄化目光陰寒地看著邢軍,接著說道:“治療好云龍,一切好說。治不好,我會讓你們的計劃徹底失敗。”

  “如您所愿,我會竭盡全力治療好他的。我想小佩的轉化結果,你們也已經看到了,完美的身軀,不死的生命,還有完全能夠自我掌控的意識。”

  邢軍笑了笑:“順便能問一下,他和你是什么關系嗎?”

  王玄化的目光微微波動了一下,看著被困在陣法之中的野獸,淡淡說道:“他是我的弟弟。”

  “我明白了。”邢軍接著看了看王玄化的身體,說道:“您的身體看上去也不太好啊,各種的暗傷,老朽的器官,散逸的氣血……需要我用天魔組織幫您改善一下嗎?我能幫您恢復到自己的巔峰狀態……”

  轟!

  伴隨著王玄化一掌拍出,方圓百米內的空氣似乎在這一掌之間,直接被狂暴的力量給擠壓成了實質。

  眼前邢軍控制的軀殼幾乎毫無反抗之力,就被拍得下半身徹底粉碎。

  王玄化緩緩說道:“邢軍,你聽清楚了,就算整個東華城的人類都變成了天魔,我也不會旋轉化,做好你自己的份內之事,少來試探我。”

  邢軍笑了笑,沒有再說話,只是心中暗道:‘呵呵,真是老狐貍……信不過轉化技術嗎?還是說,你想把自己當作一個保險?用這身腐朽的肉體,來觀察轉化后的情況?然后施展自己的后手?’

  ……

  另一邊,周白仍舊在跟蹤林慕青的過去。

  但周白完全看不出林慕青到底是被什么東西給襲擊的。

  于是他反復播放著這一段的影像,卻看不到任何攻擊的預兆,四周圍沒有任何變化,空氣沒有波動,元神力沒有,什么變化都沒有,就好像是林慕青的肚子自己破開了一個刀口一樣。

  就在他腦海中越來越煩躁的時候,克莉斯緹娜說道:“會不會是卦象?”

  “卦象?”

  周白微微一愣,看著眼前的這一幕,心中想到:“莫名奇妙的攻擊,完全察覺不出來的手段,說不定還真的可能是卦象的能力。”

  周白回憶著之前觀察到的,一路跟著林慕青看到的景象,卻怎么也沒想起來有什么異常的情況發生。

  “唯一我看不到的,就是林慕青前往500米的軍區內的情況,難道她是在那里發生了什么事情?被某個卦象的能力給盯上了?”

  之前周白一路跟著林慕青,曾經看到她前往東華城500米處的軍區。

  但是周白當然沒法跟進去,只能在外面的大門口反復使用卦象的能力,在捕捉到她出來的時間后,繼續跟著走。

  而林慕青進入軍區后的事情,便是他唯一沒跟上并觀察到的一段時間。

  搖了搖頭,難以想到什么線索,周白只能繼續過去的景象,跟著幾名抬著林慕青的男人,看看他們把林慕青送到了哪里去。

  一路跟隨,周白很快來到了2000米處的政府區。

  但是看著眼前戒備森嚴的院子,周白皺起了眉頭:“這種守衛,我沒法無聲無息地進去啊。”

  克莉斯緹娜說道:“怎么辦?要不我們還是等一周時間,等寶石的冷卻時間過去了,再莽一波進去看看吧。”

  周白搖了搖頭:“不行,林慕青已經被帶走兩天了,她隨時可能有生命危險,我只有通過她才能聯系上翻天教,翻天教是目前東華城內最有可能抵抗天魔的勢力,不能再拖了。”

  克莉斯緹娜:“那你打算怎么救他?”

  周白想了想說道:“我先看一看里面有些什么人。”于是他使用項鏈卦象,觀看了過去三天進出小院的人手。
东升娱乐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