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說網 » 歷史小說 » 躺著就變強了 » 正文
| 繁體版

126 抓捕(第5更)

溫馨提醒:“注冊會員”無彈窗廣告,同時建議您收藏,以便能夠輕松訪問!


  時間回到十分鐘前,周白站在不遠處的位置,看著那隱藏著鴻鵠的五層小樓。

  “竟然是天魔的人。”周白皺起了眉頭:“邢軍這家伙,還真是陰魂不散啊。竟然還想打我的主意,還想要抓我。”

  克莉斯緹娜:“怎么辦?要想辦法弄死他們么?”

  “打打殺殺的干什么。”周白摸了摸下巴說道:“既然知道他們的來頭了,那遇到天魔當然是找警察啦。”

  克莉斯緹娜:“找警察?”

  “嗯。”周白微微一笑:“不過報警的方式嘛,我要好好斟酌一下。”

  周白暗道:“目前已知的那個最關鍵的證據,就是可以聯系邢軍的儀器……而且報警的過程,最好能別帶上我……嗯……讓我想想……”

  克莉斯緹娜用后爪快速地撓著下巴,說道:“好麻煩啊,到底該怎么辦?”

  周白的目光突然一亮:“有辦法了。”

  于是接下來周白沒有再進入小樓,而是先回到了道校,好像沒事人一樣的把當天接下來的課程上完。

  克莉斯緹娜提醒道:“你還不去報警?”

  “不急,我已經有了辦法。”周白:“這件事情不能我直接去報,要繞一下,故意把線索丟出去,讓天魔和邢軍想不到我身上來。”

  而就在周白回到寢室的時候,卻發現一個年輕人站在門口,看見他便露出激動地神色,連忙沖了上來:“你……你是周白對吧?”

  看到對方有些拘謹的樣子,周白意外道:“嗯,我是,你是誰?”

  “我是衛蘭珍的外甥。”看到周白滿頭霧水的樣子,對方繼續說道:“衛蘭珍是張愛道的老婆,她生病了,但是第一醫院已經沒有床位,如果是東華道校學生的親友的話,可以有床位的。你能不能幫幫忙?”

  周白意外地看了對方一眼:“你怎么找到我這里的?”

  那年輕人說道:“是姨媽告訴我的,之前張愛道出事的時候,警察跟她說過你的事情。”

  周白點了點頭,對著年輕人說道:“要不你在這里等我一下吧,最多半個小時,我先把手頭的事情解決了再和你去一趟醫院。”

  年輕人連連點頭說道:“沒問題,沒問題,我就在這里等你。”

  周白朝著外面走去,克莉斯緹娜在他腦海里說道:“你要去哪?”

  “太巧合了。”周白心中和克莉斯緹娜說道:“雖然不確定,但這個事情在這個時間點上太巧合了。我還是上一重保險吧。沒事自然最好,有事也萬無一失了。”

  十分鐘后,周白便一路跑到了呂重陽的辦公室:“老師,我想請你幫個忙。”

  接著他又跑向了特修班的大樓。

  半個小時后,周白回到了寢室門口,朝著年輕人說道:“走吧。”

  接下來他跟著對方來到第一醫院,利用東華道校學生的身份,給張愛道的老婆加了一個走廊里的床位,在對方的千恩萬謝之中離開。

  周白走在回道校的路上,忍不住想到:“難道是我太小心了?”

  克莉斯緹娜說道:“你擔心這是邢軍他們安排的?”

  “畢竟之前在小樓里,邢軍就問過是不是抓到我得手了,顯然這家伙還是對我賊心不死……”

  正說著的時候,周白看到眼前的一段小路,發現隨著天色越發暗淡,已經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四周圍也不知不覺間,沒了人影。

  周白皺了皺眉,他記得之前這段路也沒什么人,于是他小心戒備地越過小巷,仍舊是一路無事。

  但就在他走出小巷末端,迎向光明的時候,一道3500點以上的元神力從天而降,鴻鵠的身影已經破開一旁的墻壁,直接沖向了周白。

  ‘果然來了。’周白心中一驚,立刻匍匐在地,硬接了對方一招。只覺得一股股陰寒的力量侵入體內,不斷降低著他的體溫。

  鴻鵠嘴角微微一笑,伴隨著腳下的冰霜,一步步走向周白:“周白是吧,我是軍警局的人,現在懷疑你和邢軍串聯,請跟我回去一趟,接受調查。”

  這是鴻鵠故意用話術誆騙周白,雖然第3境打第0境,又偷襲了一掌成功,在她看來已經十拿九穩,但她仍舊不忘記降低對方的戒心。

  周白一臉無辜地看著鴻鵠:“怎么可能,我和邢軍根本沒關系啊,你們是不是調查錯了?”

  鴻鵠一步步靠近對方,看著周白一臉無辜辯駁的樣子,心中暗笑:“傻子,你已經沒機會了。”

  下一刻,便看到她一個沖刺,已經來到周白身側,右掌帶著一股強烈的寒冰之意,狠狠轟向了周白的胸口。

  掌力所過之處,空氣中的水分也被直接凍結,四周圍的墻壁上、地面上凝結出一片片冰霜,周白感覺自己的血液似乎都要被凍起來了一樣。

  但就在這時,一道劍氣已經嗖地一聲橫擱在周白身前,擋下了鴻鵠的這道劍氣。

  鴻鵠面色一變,就要退走,卻發現贏毀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站在了他的身后,念頭一動之間,超過6000點的元神之力已經捆住了她的身體。

  呂重陽從天上緩緩落下,驚異道:“周白,還真有人來襲擊你。”

  看到眼前的贏毀和呂重陽,鴻鵠臉色一變再變,最后露出了一絲絕望。

  ‘怎么可能?為什么會有這么強的修士保護周白?這家伙難道是仙神的私生子?!’

  她眼珠轉動,看向剛剛還一臉無辜的周白,心中明白自己被對方耍了。

  但她剛剛想要自盡,已經被提前被修煉第6境他心圖的贏毀察覺到了情緒的變化,元神之力瞬間運轉,便將她打暈了過去。

  贏毀看向周白說道:“這女人竟然一被抓住就想要自殺,周白,你到底得罪了什么人?”

  周白聳了聳肩,一臉無辜地說道:“我也不知道啊,我就是最近出學校之后,就總感覺有人跟蹤自己,這次竟然有人從學校外找我找過來,我才想不怕一萬,就怕萬一,請老師們保護一下。”

  呂重陽輕笑道:“你一請就請了我和贏前輩兩個,看樣子你連我們都信不過啊。”

  周白無奈苦笑,為了自己的安全,他只能請學校里他最信得過的兩個老師。如果呂重陽這個副校長的弟子傳人,贏毀這個特修班的管理者,他們兩個都出問題了,那人類真是別想對抗天魔了。

  當然,如果周白只是普通學生的話,這兩位老師也可能不會理睬。

  但是周白入學四個月,就成為特修班第十的可怕成績,讓呂重陽和贏毀都異常重視這個人才,也愿意賣周白一個面子。
东升娱乐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