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說網 » 歷史小說 » 躺著就變強了 » 正文
| 繁體版

114 周白蓄力(第二更)

溫馨提醒:“注冊會員”無彈窗廣告,同時建議您收藏,以便能夠輕松訪問!


  剛剛有些不爽孟浩投降的左道也看了過來,一臉期待地望著周白:‘苦練這么久,終于可以再次一戰了。今天我一定要贏。’

  剛剛投降的孟浩卻是也看了過來,眼中似乎帶著一絲微微的期待。

  周白沉默了一會,身上的元神力微微波動,卻是在交接身體了。

  另一邊的贏毀卻是有些不耐煩道:“周白,想好了沒有?再不選當你放棄了啊。”

  周白看向了柳冰心,突然伸出了右手,然后用食指朝著對方勾了勾:“你!出來跟我打。”

  周白無奈道:“緹娜,你能不能別這么高調。”

  克莉斯緹娜:“你教我的,高調啊。”

  周白:“這次又不是搶第一,大家抬頭不見低頭見,你別這么囂張。”

  另一邊的柳冰心卻是微微愣了愣,意外地看著周白:“你要和我打?”

  蛇老的眉頭也皺了起來,看向周白說道:“周白,你亂挑戰什么?你一個第0境的,怎么是柳冰心對手?換個第0境的去挑戰。”

  同時他心中也有些不滿,柳冰心在他的全力栽培之下,又狠狠砸了幾件珍惜材料,已經煉好了純鈞劍,今天本來是要挑戰第六名的。

  特修班排名之中,第五名開始就是第2境了,第六名乃是第一境的最高排名。

  但現在周白要先挑戰柳冰心,這不是平白消耗柳冰心的體力精力,降低柳冰心接下來挑戰的額成功率么?

  蛇老心中不快道:‘真是添亂。’

  其他學生也面帶異色的看著周白,先來了個第0境挑戰地2境的錢王孫,現在又來了個第0境挑戰第1境的周白。

  “這屆的新生,還真是膽子大啊。”一名滿頭白發的青年笑了起來,說著看向了一旁的盧婉貞:“你說是不是?”

  盧婉貞看了白發青年一眼,沒有說話。

  和盧婉貞站在一起的四人,便是第二名到第五名,特修班中的四名第二境。

  而說話的白頭青年便是第二名的蔣為善。

  伴隨著眾人的驚訝、意外,贏毀也看向了周白,皺著眉頭,再次確認道:“你確定要挑戰柳冰心?”

  克莉斯緹娜:“確認確認。”她走到場地中心,然后指著柳冰心說道:“你下來。”

  柳冰心淡然一笑,緩緩走下場去,周身劍氣勃發,但是看著周白卻宛如再看一個鬧脾氣的小弟弟。

  贏毀:“開始吧。”

  砰!

  再次出乎所有人預料的,伴隨著贏毀一聲令下,周白竟然朝地上一趴,好像蟾蜍一樣匍匐在地,然后劇烈呼吸了起來。

  呱!

  與此同時,左道一雙眼睛死死盯著場中的周白,只覺得自己的自尊心又被狠狠刺激了一下。

  “周白這家伙,竟然直接挑戰柳冰心了?他為什么沒來挑戰我?”

  “他已經強到這個地步了么?”

  左道咬緊牙關,雙拳捏緊,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周白,要將接下來的戰斗看個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而隨著周白趴在地上,宛如蟾蜍一樣劇烈呼吸,發出一聲聲呱呱響聲,眾人宛如是來到了一處春天的池塘,聽到各種蟾蜍聲連綿一樣。

  “釣蟾勁?”

  眾人的臉上齊齊閃過驚訝之色,怎么也沒想到周白一上來就會用這個功夫。

  贏毀第一個皺眉,心中暗暗搖頭:“釣蟾勁是煉體,增長體魄的好武功,實戰之中卻太過笨重了。特別是周白這家伙一上來就蓄力,當柳冰心是傻的么?這小子怎么想的?一上來就用這招?”

  其他學生的臉上也紛紛露出古怪之色,兩人單打獨斗,一上來就用釣蟾勁蓄力的,他們還是頭一次看到。

  柳冰心也忍不住輕笑一聲,也不取自己背后的劍器,只是一指點出,一道綠色劍氣朝著周白激射而去。

  現在的周白在她面前簡直就是個靶子一樣,劍氣毫無難度的命中的周白的肩膀。

  柳冰心還特意收了一下力,怕自己不小心重傷對方。

  但是劍氣撞擊在周白的身上,發出砰的一聲悶響,宛如是刀劍敲打在鋼甲上一樣的聲音,周白看上去毫發無傷,胸口一個巨大的起伏之后,再次發出呱的一聲鳴叫。

  柳冰心微微皺眉:‘早就聽說這小子的煉體功夫不錯,想不到能抵擋我三分力的劍氣。’

  想到這里,柳冰心劍指一樣,元神之力猛地注入劍氣之中,綠色的劍氣宛如是被澆了汽油的火焰一樣,瞬間發出噼啪炸響,一股股鋒銳之意撲面而來,竟然引起了地面濺射出道道劍痕。

  看到這一幕的蛇老滿意地點點頭:“冰心天生劍骨,這劍氣之中,蘊含著飛劍一道,勇猛精進,至死不悔的意念,平白就比其他劍修多了三分威力,好好好。”

  便看到柳冰心的劍氣再次斬向周白,劍氣未至,周白四周圍的地面已經發出鏗鏘之聲,裂出了無數數厘米深的劍痕。

  看到周白不閃不躲的樣子,柳冰心微微一皺眉,害怕重傷了對方,手中劍勢一偏,斬向了周白的腰側。

  又是砰的一聲悶響,看著劍氣被反震到了半空,看著地上仍舊毫發無傷的周白,柳冰心這次是真的震驚了。

  其他觀眾也驚訝地看著完好無損的周白,一時間各自心中猜測各異。

  左道:‘竟然還不破防?’

  盧婉貞:‘柳冰心這一劍,就算是第二境的修士也不可能用肉身去硬接,幾十厘米厚的鋼板估計也能一劍捅穿了。這周白也太硬了吧?’

  蛇老:‘這小子到底練了什么煉體功法?竟然能硬接冰心這道劍氣?’

  贏毀目光如電般掃過周白的身體:‘這小子最近兩個月,就練了大夢羅漢心經和釣蟾勁,竟然能將身體強度提升到這個地步,仙神血脈,一定是覺醒了煉體方向的仙神血脈。’

  與此同時,隨著蓄力時間的增長,周白身上的氣勢越來越強。

  便看到他四肢肌肉繃緊,一根根肌肉纖維宛如鋼筋擰轉,積蓄著越來越恐怖的力量。

  手腳接觸的地板直接被壓的好像泥巴一樣緩緩凹陷了下去。

  看到這一幕,柳冰心心知不能再讓對方這樣肆意地蓄力下去,便聽到她背后背著的長劍一聲輕鳴。

  純鈞出鞘了。
东升娱乐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