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說網 » 歷史小說 » 躺著就變強了 » 正文
| 繁體版

84 八強(第二更)

溫馨提醒:“注冊會員”無彈窗廣告,同時建議您收藏,以便能夠輕松訪問!


  數名老師和趕來的警察押送著李修竹離開。

  趙守一看著地上邢軍的尸體,深深地吐出了一口氣。

  安排了其他老師處理這邊的情況,他便帶著呂重陽離開,趕往了實戰考核的操場。

  呂重陽跟在身邊,有些遲疑地說道:“老師,你不去審問李修竹么?”

  “專業的事情交給專業的人去做。”趙守一說道:“我相信他們的能力,我們今天要做的事情,是做實戰考核的評委。”

  呂重陽點了點頭,一旁的趙守一說道:“放心吧,這里是東華城,邢軍不會白死,事情也一定會水落石出。我們現在要做好手頭上的事情,民眾和學生們都很需要我們。”

  呂重陽重新振作了精神:“我明白了。”

  而當他們趕回賽場的時候,8強對決的名單也已經隨機抽簽完成。

  第一場:左道對韻詩

  第二場:孔猙對夏麗

  第三場:杜冰對劉顯

  第四場:周白對錢王孫

  周白看著大屏幕上的名單,轉頭看向了一旁的錢王孫:“沒想到,我們要打一場了,怎么樣?要不要我讓你,我可以坐著和你打哦。”

  錢王孫輕笑一聲,看著周白:“讓了還有什么意思。”他轉頭盯著周白說道:“這一場,答應我,用出你的全力。不要讓我!”

  周白看著對方眼神之中的戰意和認真,鄭重地點了點頭:“放心,我從來沒打算留手。”

  與此同時,另一邊的第一場對決已經要開始了。

  便看到左道和韻詩各自站在了擂臺上。

  克莉斯緹娜看著臺上的兩人說道:“這兩個家伙看上去都很高冷啊。”

  的確如克莉斯緹娜所說,不論皮膚蒼白,身材消瘦的左道,還是一頭黑長直的韻詩,兩人上了臺以后便冷著臉不說話,絲毫沒有要交流的樣子。

  周山看著趕來的趙守一,笑道:“老趙,這一屆的好苗子很多啊,你來的正好,輪到左道上場了。”

  趙守一點了點頭,坐到了位子上。

  擂臺上,隨著孫玉真一聲開始,便看到韻詩張口一吐,一道金色劍氣沖天而起,撕裂大氣,宛如一道激光一樣,筆直朝著左道狠狠射去。

  看到這一幕的周白忍不住說道:“你看看你看看!人家的劍氣!金色的!粉色的像什么話!”

  緹娜不屑道:“切,我看她是最近尿黃,所以劍氣也黃了吧。”

  另一邊的左道面對激射而來的劍氣,只是手指輕彈,便看到數十道流光在他的背后閃爍,然后匯聚成一道光柱爆射而出。

  劍氣被粉碎,元神之力被撕裂,韻詩在最后關頭爆發出180點的元神之力去抵擋。

  但在流光的轟炸之下,只堅持了一秒鐘,韻詩便口吐鮮血,整個人倒在了擂臺上,暈死了過去。

  觀眾席上,一片震驚和驚訝,似乎完全沒想到戰斗會結束的這么快。

  而老師和同學們所在的區域,更是引發了一波波議論。

  看到兩人作戰的過程,趙守一的眼中露出一絲驚訝之色:“左道他……竟然做到了這個地步。是左家的鬼神百煉?他已經掌握了?”

  “我知道的時候也嚇了一跳。”周山也笑了起來:“關鍵是只用了兩個月,天縱奇才啊。”

  鬼神百煉,乃是左家所掌握的一門煉器絕學,能夠直接以元神力具現化自己的法寶。

  雖然左家早就將鬼神百煉上交,但并不妨礙他們以這門煉器絕學而聞名。

  可惜的是,左家在一次戰役中遭到天魔圍剿,滿門戰死,只留下了左道一根獨苗。

  呂重陽也有些驚訝地看著臺上,雖然已經知道左道的實力很強,但是沒想到短短兩個月,對方竟然可以將神圖掌握到這種地步,并配合上了鬼神百煉這門絕技。

  另一邊的學生區中,能看懂戰斗過程的人就不多了。

  夏麗抱著腦袋,一頭冷汗地說道:“左道修煉的不是符圖么?明明是九大路線里最難修煉的一條吧?他怎么會這么強?韻詩可是理論考滿分的啊!!”

  “啊啊啊啊啊啊!怎么辦啊景秀!”夏麗緊張道:“我要是贏了孔猙,就要和這種怪物打啊!”

  符圖,九大路線之中最難修煉的一條路線,代表的是修道之中的煉器技藝。

  而第0層的符圖,分別可以修煉出法劍、道符、令旗三種法寶。

  一旁的錢王孫眼中精光閃爍:“的確是符圖,也的確是法寶,而且他的法寶威力遠遠超過了其他第0境法寶的威力。”

  克莉斯緹娜在周白的腦海中說道:“看到沒有,黃色的劍氣就像尿尿一樣,根本不中用。”

  周白疑惑道:“他那到底是什么法寶?”

  “法劍唄。”克莉斯緹娜:“好多好多的法劍。這家伙不知道怎么煉了那么多的法劍,簡直是當作手榴彈一樣扔啊。”

  下一場,夏麗對上了孔猙。

  “地圖和斧圖么?”趙守一微微一笑:“勝負就看夏麗被擊敗前,能不能布下陣法了。”

  面對斧圖已經修完了第0層7個星點的孔猙,夏麗一上臺就開始滿場游走,不給孔猙正面硬拼的機會。

  不過夏麗比起孔猙來說,行動的速度和爆發力還是差太多,游走了一會便被堵在了擂臺一角。

  最后時刻,夏麗發動了剛剛匆匆布下的陣法,可惜陣法未盡全功,沒有布置完整,被孔猙破開,夏麗也被踢下了擂臺。

  夏麗咬著牙,恨恨地看著孔猙:“我下次一定贏你!”

  孔猙微微一笑,根本沒把夏麗的話放在眼里:‘這一屆精英雖多,但真正能和我一較高下的,也就只有左道一人而已。’

  下一場,杜冰對上劉顯。

  獸化之后的杜冰氣勢狂猛,而他對面的劉顯伸手一招,便看到十多名身穿盔甲,手拿長槍的士兵從虛空中緩緩走了出來。

  這是第0層槍圖所能煉制的兵煞。

  周白眼睛一亮:“這是槍圖吧。”

  槍圖,九大路線之中最擅長集團作戰,兩軍對壘的,掌握著修道之中兵法、傀儡、咒術、消災、祈福的法術。

  便看到劉顯伸手一指,他所召喚的兵煞已經朝著杜賓沖殺過去,與此同時他手捏道訣,連續幾個施法之后,手下兵煞便力量、速度大增,反觀杜冰的動作變慢變得遲鈍,臉上更是有道道黑氣閃過,似乎中毒了一樣。

  稍稍僵持了一會,杜冰還是被劉顯的十多個兵煞制服,扔下了擂臺。

  杜冰無奈地看著從頭到尾沒挪動過一步的劉顯:“你這兵煞比平時厲害多了嘛。”

  劉顯微微一笑:“平時陪你們玩玩而已。”

  終于,輪到了周白和錢王孫。

  -------

  第三更今天恢復晚上六點,再次求下推薦票,拜謝各位股東了。
东升娱乐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