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說網 » 歷史小說 » 第一侯 » 正文
| 繁體版

第四十六章 君臣執手相看淚眼

溫馨提醒:“注冊會員”無彈窗廣告,同時建議您收藏,以便能夠輕松訪問!


  皇帝在王宮前翹首以盼,他本要去城門,甚至去張安王林的軍營,被崔征和朝臣們攔下了。

  聽著遠處傳來的喊聲哭聲,皇帝眼淚也跟著流,眼淚快流干的時候,終于看到御街上走來一隊人。

  為首的一個干瘦中年書生,手中高舉土黃色旌旗,當初皇帝應武鴉兒的請求封其妻為楚國夫人,因為許其掌管淮南道,類同節度使,所以還賜了旌節。

  看來這個就是楚國夫人的使者了。

  在這使者后則是一群衣衫襤褸腳步蹣跚的人......

  看到這些人出現,皇帝再不顧崔征的阻攔迎去,崔征等朝臣忙擁簇跟隨。

  劉范看到皇帝迎來,立刻就停下腳,舉著旌旗下跪叩拜,在他身后的老爺們也都紛紛跪下來。

  “陛下萬歲,萬歲.....”

  他們的高呼被皇帝打斷:“你們終于來了。”

  皇帝說完這句話就哭了,握著劉范的胳膊,一疊聲的問“先帝和先太子的棺槨如何?”“可有安葬?”“可有暴尸荒野”“京中百姓幸存幾何?”

  劉范只答了一句吾等來遲了,其他的話就被身后的老爺們搶過了,他們跪行圍在皇帝跟前“先帝和先太子就被隨意的放在皇陵里”“沒有安葬啊”“安賊常常去驚擾”“京中百姓十室九空。”“看看我等啊,人不人鬼不鬼”“大家日夜盼陛下歸來”

  他們一邊說一邊哭一邊叩頭,皇帝哭的更痛了,四周文武百官也紛紛落淚,崔征上前勸停“有什么話進殿內說。”

  文武百官們紛紛將這些跪地的老爺們攙扶起來,與民眾們只聽過名字不同,這里有不少官員跟這些老爺們都認識,如今隔世再見少不得又是一番哭。

  皇帝沒有忘記肅立在后的兵馬,詢問這是收復京城的勇士們嗎。

  劉范應聲是,喚來將官見駕。

  皇帝讓內侍取來一柄大刀:“這是朕殺敵用的大刀,賜予爾等。”

  將官率身后眾兵高呼“陛下威武,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聲如雷陣陣。

  皇帝攜帶眾臣進入王宮,看著簡陋的王宮,京城來的老爺們又是一番哭陛下受苦了,都是安賊害的。

  大家似乎都忘了,沒有安賊的時候,魯王就住在這里。

  來到大殿上,賜坐厚軟的墊子,先有劉范講述楚國夫人怎么攻打京城,叛軍如何,振武軍如何,這些消息皇帝和朝臣們已經多多少少聽過了,打仗也沒什么好說的,很快他就說完了。

  “楚國夫人和武都督真是有勇有謀。”皇帝聽完了贊嘆,“朕還以為要等兩年才能收復京城,沒想到他們夫妻二人這么快就做到了。”

  劉范道:“也是有大夏衛軍共謀,比如劍南道,韓大人派出了很多兵馬協助。”

  他說完這句話見殿內很多大臣笑起來,但也有人不笑,且還多看了他兩眼。

  那人四十多歲,穿著武將的官袍,面容有些孱弱,在殿內還有個椅子坐著,整個殿內除了皇帝以及新來的老爺們,就只有他能坐著了,崔征崔相爺都沒有。

  年紀不到賜座,天下尚未平亂,沒有論功到賜座的地步,那么就是身體的緣故,此人就是項云,劉范猜出來了。

  項云重傷被神醫救了,現在能起身走動了,但還需要小心。

  他之所以看他,是因為他只說了韓旭劍南道相助,沒有說白袍軍項南吧。

  項南那個不算什么相助,是交易,淮南道都送給他了。

  劉范面不改色不多說一句。

  皇帝道:“韓大人朕已經賞過了,只是安賊搶占河東道,隔斷了京城,朕一直沒有辦法賞賜楚國夫人。”

  劉范道:“楚國夫人進京清查叛軍余孽,修繕皇宮,此時恭請陛下回京,待回京之后再賞不遲。”

  他拿出自己寫的以楚國夫人命名的請愿書,將這些年陛下不在京城,天下民眾如離群的幼鳥的悲傷,終于收復京城的歡喜,以及陛下回京后天下如何重回盛世的期待,暢快淋漓的讀來。

  皇帝和朝廷們又流了一次眼淚。

  “有楚國夫人在京城,朕心安。”皇帝說道,楚國夫人想怎么做就怎么做,畢竟把淮南道養的那么好,京城將來也不用擔心,將來不擔心,就問過去的事,安賊占了京城后做了什么啊,皇宮怎么樣啊,城里的王公貴族們怎么樣......

  這些劉范就不知道了,畢竟他是跟著楚國夫人剛進京城的,話就由殿內的京城世族老爺們接過去了。

  說起過去和京城的人事,話題就停不下來了。

  多數官員都是來自京城,這些老爺們說的每一件事都能勾起他們的回憶,一座橋,一棵樹,一家酒鋪,就連皇帝也想起來小時候,自己被先帝帶著出宮游玩去到的地方見到的人.....

  “陛下小時候見的舞妓,南宮大娘,現在還活著呢。”一個老爺道,伸手比劃,“她辦了一座大花坊收了很多弟子,頭發都白了,但跳起舞來少女都不如。”

  皇帝聽的眼睛發亮:“果然當得起父皇稱贊為舞仙。”

  “但她收徒之后便很少在人前跳舞。”有一個官員感嘆,“重金難求。”

  更有官員忍不住道:“待陛下回朝,南宮娘子必然會以舞獻之。”

  先前說話的老爺掩面哭了:“陛下,安賊入京后召南宮娘子舞,南宮娘子不愿從賊,自己打斷了自己的雙腿。”

  皇帝和官員們大吃一驚,旋即落淚,殿內又開始君臣一起罵安賊。

  一時哭一時笑,一直說到了暮色降臨,皇帝干脆讓人把飯菜酒水送到殿上,麟州很久沒有有過宴席了,得知京城收復本想慶祝一場,但隨之而來的安康山占據河東道危及麟州讓大家無心歡慶。

  今日京城來人,就一場小慶吧。

  又悲又喜,殿內的人幾乎都喝醉了,殿內橫七豎八的躺滿了人,連皇帝都喝多了,唯有兩三人沒醉,崔征宰相威嚴不醉,項云傷病在身不飲酒,劉范也沒有醉,但他也躺下了,又累又困又卸下了重任,幾杯酒下肚便睡去了。

  劉范一覺睡到天大亮,起身發現自己住在皇宮里。

  “劉先生不要惶恐。”伺候他的內侍笑道,“崔相爺,項都督都住在這里呢,陛下不拘小節,如今又是非常時期。”

  皇宮么,劉范還真沒有惶恐,畢竟他在京城住在真正的皇宮。

  正如這內侍說的,非常時期不拘小節吧。

  劉范洗漱換了新衣裳,一掃路途的辛苦,神清氣爽問:“陛下什么時候召見?”

  內侍問:“劉先生見陛下有什么事?”

  “當然是回京的事。”劉范道,“楚國夫人已經收復京城,陛下當速速回京。”

  內侍道:“這個啊,劉先生應該先見崔相爺,看看崔相爺怎么說,陛下一個人可做不了主。”

  ......

  ......

  (最近都是麟州劇情,大家可以攢一攢,么么噠)
东升娱乐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