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說網 » 歷史小說 » 民國諜影 » 正文
| 繁體版

第一千零五十章 壯志未酬(求月票)

溫馨提醒:“注冊會員”無彈窗廣告,同時建議您收藏,以便能夠輕松訪問!


  “明白了,一切按照影佐君的設想進行,我會調派本地的駐軍前來執行此次行動,對內對外都實行嚴格的消息封鎖,但愿能夠找出我們要找的人!”

  兩個人商量已定,并馬上制定了具體措施,當橫田少佐從工程局取回圖紙后,先派出一隊人直接從排水管道的入海口進入,找到會迎賓館下面的爆破點,拆除炸藥。

  這是最首要的,不然之后的抓捕行動萬一出現差錯,有一個人漏網躲入地下,憑借著地下錯綜復雜的排水管道,都有可能趕到爆破點引爆炸藥,要知道此時在會迎賓館里居住的,都是身份重要的高層,尤其是那位王先生和藤原家的嫡系,一旦炸藥被引爆,后果不堪設想。

  之后就是對別動隊藏身的霍恩別墅進行包圍,土原敬二很快調來了一支本地的陸軍部隊,這些陣地攻堅戰是他們的強項。

  至于已經暴露身份的青島站成員,為怕打草驚蛇,動靜太大,驚動了那個內鬼,土原敬二決定暫時不動他們,等到明天的會議結束,再進抓捕。

  在青島這里,日本人的力量非常強大,人手也極為充足,無論調動哪一方人馬,都足以碾壓對手,不給對方半點還手的余地。

  至于特工總部的人員已經完成了他們的任務,最后的抓捕工作,他們也插不上手,就都被留在特高課休息,只等任務結束,才可以離去。

  凌晨時分,橫田少佐帶著一隊軍士,按照管道圖紙的標注,從入海口進入,小心摸索著來到了會迎賓館下方,很快發現了布置在爆破點的那堆梯恩梯炸藥包,忍不住心驚不已。

  趕緊指揮軍士們搬運炸藥,不多時就將炸藥清除干凈,橫田少佐并不放心,又在附近的管道里搜索了一遍,確認沒有遺漏,這才帶隊離去。

  而就在他們搬運走炸藥的一刻,躺在房間里,一直凝神戒備的寧志恒,卻清晰的感受到了變化,那種驚悚寒栗的感覺消失一空,心神頓時一松。

  寧志恒一下子從床上翻身而起,他幾步來到窗前,向下觀望,只見樓下院落里面和院墻外面的警戒依然森嚴,安靜無聲,沒有半點異常。

  寧志恒有些疑惑不解,這一次危機來的突然,去的也莫名其妙,讓他無法判斷原因,不過好在預警解除,對他來說,他倒也不用時刻戒備,于是解除了裝備,換了睡衣重新躺下休息。

  可是還沒有入睡,耳邊就又傳來了一陣隱約的槍聲,這一次他干脆來到陽臺之上,向著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可是黑夜之中距離太遠,又因為墻體遮擋的原因,什么也看不清楚。

  但是他的耳力驚人,槍聲雖然因為距離的原因,聲音很低,但是寧志恒卻聽的清晰,這槍聲非常密集,里面甚至有機槍的發射聲音,寧志恒頓時想到了剛才預警解除的情況,他不由得心中一緊,難道是別動隊出了問題。

  就在他暗自揣測猜疑的時候,別動隊藏身的霍恩別墅正遭受著極為猛烈的攻擊。

  就在所有人還在沉睡之時,一支日本陸軍部隊完成了對別墅的包圍,布置完成后,在預定時間,各個射擊點同時發起了襲擊。

  正在樓下負責警戒的隊員在第一時間里就被擊倒,緊接著密集的槍聲響起,在別墅四周布設的機槍一齊發射,發出轟鳴之聲,黑夜之中噴出無數道火舌,子彈從四面八方激射過來。

  別墅的大門被榴彈炸成兩半,轟然倒地,房間前后所有的玻璃在同一時間被擊打的粉碎,子彈穿過大門和窗戶如同暴風驟雨一般襲向每一處房間。

  不止如此,力道強勁的機槍子彈擊打在墻壁上形成跳彈,來回折返,在狹小的房間里到處激散,幾乎沒有死角。

  正在屋子里面沉睡的別動隊員們,甚至根本沒有反應過來,就被襲擊打得血肉橫飛,發出一聲聲慘叫和悶哼,一時之間,鮮血在四處飛濺,死傷極為慘重。

  日本軍隊人員眾多,火力強勁,又是突然襲擊,可謂是占盡了優勢,在進攻一開始就極大殺傷了別墅里的別動隊員,許多人甚至在睡夢中,就被這狂暴的突襲給擊殺。

  這處別墅里面的房間雖然多,可是別動隊員也不少,羅雨澤和于德輝,還有另外一位隊員擠在一個房間里,當槍聲響起的時候,他們根本沒有來得及防范,那名行動隊員就連中數槍,發出一聲慘叫,斃命當場。

  羅雨澤和于德輝在第一時間翻下床,翻滾著來到緊靠在窗戶的墻壁后面躲避,可是羅雨澤的動作慢了一些,一顆子彈擊打在他的大腿上,羅雨澤悶哼了一聲,咬緊牙關,撲在于德輝的身上,緊接著身子又顫了一下,又是一顆跳彈鉆進了他的后背,要不是力道因為折射已經消散了許多,此時羅雨澤就已經斃命了。

  不過好在他反應及時,在第一時間將于德輝護在身下,于德輝反而是暫時逃過一劫,身上沒有受傷。

  “科長!”

  于德輝驚呼一聲,試圖翻身將羅雨澤護在身后,可是卻被羅雨澤緊緊地按住,不得動彈。

  羅雨澤只覺得渾身痛楚難當,劇痛讓他的臉色赤紅,眼睛圓睜欲裂,竭力嘶吼道:“別亂動,你聽著,日本人發現了我們,現在誰也逃不出去,等到槍聲一停,你就進地道,趕緊去引爆炸藥!”

  羅雨澤只在轉瞬之間就已經清楚了眼前的處境,這么強的火力,只有日本駐軍軍隊才可能具備,自己等人一定被重重包圍了,別動隊覆滅在即。

  不過這并不重要,他來到青島就沒有打算活著離開,可是需要執行的任務必須完成,這是他此時唯一的執念,所以他緊緊護著于德輝,就是要于德輝去完成最后的引爆,雖然已經不可能在最佳時刻引爆,可是這個時候會迎賓館里還住著不少的達官顯貴,只要完成爆破,也能造成重大的傷亡。

  外面的槍聲更加密集,子彈不住的傾泄進入房間里,擊打在墻壁上砰砰作響,一塊塊墻皮脫落下來,到處散落,屋子里宛如被狂風暴雨清洗了一般。

  于德輝此時并不知道羅雨澤已經連中兩彈,他急聲說道:“科長,我掩護你,你去引爆炸藥。”

  說完他還要掙扎,卻被羅雨澤再次按住,此時羅雨澤已經感到力量在迅速流失,就要壓不住于德輝了,他急聲說道:“我沒有下過地道,就是拿著圖紙也找不到爆破點,全靠你了!兄弟,就當是我求求你,別讓兄弟們白死!”

  說話間,又是一顆跳彈折射,打在羅雨澤的后背,他只覺得一股巨大的力道穿透了脊背,再也堅持不住,渾身的力道一散,身子一下子軟了下來,癱倒在于德輝的身上。

  “別,別動…堅持,等…”

  羅雨澤嘴里不停地囑咐道,他用盡全身力氣挪動著身軀,試圖為于德輝遮擋著更多。

  可是他的內臟已經大量出血,鮮血隨著他的出聲,順著嘴角向外流淌,不斷地滴撒在于德輝的臉上,不多時,聲音越來越低,直至聲息全無!

  他到底是沒有能夠堅持下去,正如之前所想,這是他最后一次任務,黑暗瞬間淹沒了眼前的光明,熱血燃盡,終于犧牲在了戰友的懷抱之中!

  于德輝一動不動躲著在角落里,手扶著羅雨澤的身軀,子彈繼續飛射,又是幾顆打在羅雨澤的身體上,濺起朵朵血花。

  于德輝的淚水不停地涌出眼眶,只覺得一顆心沉入無底的深淵,悲痛欲絕,嘴里像含著一顆苦膽,苦的他想吐,卻又什么都吐不出來!

  機槍的掃射持續不停,密集的子彈連綿不絕,將整個別墅緊緊地籠罩著,所有房間里的別動隊員都紛紛中彈,鮮血崩散,一個個倒在血泊之中,這是一場血淋淋的屠殺,場景慘烈之極!

  日本軍隊的槍聲終于停了下來,他們知道在這樣的打擊下,別墅里的中國特工肯定已經傷亡殆盡,就算是有僥幸生還者,也絕對沒有了抵抗能力,指揮官揮手下令,各個戰斗小組迅速向別墅靠近。

  短短的攻擊瞬間,于德輝卻像是經歷了一個世紀那樣漫長,他聽到四周安靜了下來,知道敵人給自己的時間不多,自己必須趕緊行動起來。

  他擦干眼角的淚水,翻身的將羅雨澤的遺體放在一旁,用手輕輕為羅雨澤合上了雙眼。

  他現在要去引爆炸藥,炸藥和雷管都安放在爆破點,都不用攜帶,但火柴和手電筒卻是必須的攜帶的,他的褲兜里有火柴,就差手電筒了,沒有它,就算是自己熟悉地下通道,這么長的距離,也會迷失方向。

  他左右看了一眼,身形縱起,從一旁散落的抽屜里抓起一個手電筒,可是一推開關,手電筒卻沒有亮,他抬手一看才發現,電筒側面有一個槍孔,這個手電筒被打壞了。

  趕緊四下尋找,很快在床底下又找到一個手電筒,取出來一推開關,燈光亮起,于德輝不再猶豫,飛快地沖出房間,向地道口所在的房間跑去。

  這處房間距離不遠,他沖過已經散落的房門,幾步來到地道口,合身鉆了進去,手腳并用,在地道里快速前行,不多時,終于來到管道入口。

  身形進入管道,腳落在實地,踩在積水上面,手中的手電筒打開,順著光柱向前快行,他要在最快的時間里引爆炸藥,不能讓科長和兄弟們白白犧牲。

  可是沒有跑出幾步,他就覺得有些不對,隱約聽到了呼吸之聲,好像這狹小的空間里,并不是只有他一個人。

  就在他詫異之時,前面突然燈光大盛,幾道手電筒的燈光照射在他的臉上,讓他頓時眼前一閃,白茫茫的什么也看不清。

  他下意識的遮擋燈光,可緊接著的一陣槍聲響起,對面射來的子彈不停地傾瀉在他的身體上,朵朵血花頓時飛濺綻起。

  于德輝嘴唇顫抖著,手扶著管道壁,身體努力想堅持不倒,可最后還是無力支撐,身形一仰,直直地摔在管道的積水中。

  手中的電筒散落一旁,光柱直直地照映在于德輝的臉上,眼中透著痛苦和不甘,當場氣絕身亡!

  
东升娱乐app